犁春居书画琐谈(一)

囗 苏庚春   2016-05-08 10:53:15


囗 苏庚春

主持人按语:苏庚春(1924-2001)是书画鉴定家,全国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他早年在北京琉璃厂开古玩店,公私合营后,供职于宝古斋。后因广东缺少书画鉴定方面的人才,应有关部门的邀请,南下广东,供职于广东文博界数十年,直到2001年。苏庚春在书画鉴定界早已有口皆碑,在书法、篆刻方面亦卓然成家。长期以来,他为各地博物馆、美术馆征集、鉴定书画文物数万件,并著有《苏庚春中国画史记略》《明清以来书画鉴定家选》等,对中国书画收藏、鉴定及中国美术史研究具有开创之功。在其晚年,苏先生将在鉴定实践中的心得、掌故等或述诸笔端,或口述由我笔录,成为一篇篇微言大义的妙文。为使更多书画界同仁能了解、分享苏先生书画鉴定之精髓,在20世纪90年代末,笔者征得苏先生同意,由笔者整理,按内容加上小标题,结集而成《犁春居书画琐谈》,先后在《中国文物报》、《收藏•拍卖》等报刊连载,在学术界引起热烈反响。近期,笔者在整理其遗稿、手札、书画题跋时,又发现不少新的资料。现结合之前的文稿,重新整理编排,陆续刊出,以飨读者。

林良花鸟画风

我国在一千多年以前的南北朝时期,已经有许多擅长于禽虫花草的画家。到了隋唐五代时期,花鸟画就逐渐达到了成熟的阶段,并且在风格、技巧上有着很大的发展和变化。大体来看,五代两宋的早期画家,多是从精密观察、忠实于写生而来,后来被称为“工笔画派”;元明两代的花鸟画家,在继承前人传统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形成了以简练、富有高度概括性为特色的写意画,被称为“写意画派”,当时不少花鸟画家,在题材上突破了前人的窠臼,从而使花鸟画的内容、风格以及表现手法都更加丰富多彩,尤其以水墨写意画为著。

早期较为突出的花鸟画家,当属五代时期西蜀的黄筌和南唐的徐熙。他俩在花鸟画上的创造可谓并驾齐驱,各有千秋,成为我国古代花鸟画中的两个主要流派,即所谓“徐黄二体”。黄筌的花鸟画技法,是先用极细的墨线钩出轮廓,然后填彩,这就是所谓“钩勒法”。他运用在作品上的色彩,多数是非常浓重、艳丽的,这主要是黄筌所接触的都是宫廷里贵族豪华的景象,因此有“黄家富贵”之称。所谓富贵,就是指富丽工巧,以颜色胜的特点。这种“黄体”的花鸟画法,以后被宋代作为国立画院的一种程式;徐熙的花鸟画技法,是先用墨笔钩出物体形象,然后略施色彩,这种画法是以线条墨色为主,设色渲染为辅,并且讲究墨色与彩色的互相结合,不使墨色为彩色所掩。这种注重墨法而轻于色彩的“徐体”画风,到了其孙子徐崇嗣的时候,由于受黄筌画派的影响,便发生了变化。他发明了花鸟画法中的“没骨法”。这种没骨法,就是不用墨色来勾勒物景的骨干和轮廓,二是直接用彩色来绘制。徐熙绘画的风格特点,是“朴素自然”,他描绘的花鸟,多是生活在大自然中毫无装饰的具有本来面目的生物,充满秀美活泼的生气,因此有“徐熙野逸”之说。所谓野逸,也就是上面所说朴素自然、以墨彩胜的一种风格。到了南宋时期,有一个和尚名叫牧溪,他的水墨花鸟画是当时的一种新倾向。到了元代,出现了几位著名的花鸟画家如陈琳、钱选、王渊等,他们的绘画技法,都可谓承前启后。

明代花鸟画家林良的绘画渊源除了承前启后外,主要是受黄筌、徐熙画派的影响,并兼收两家之长,并有所创新。从现在所流传的画迹来看,还是受徐熙画风影响的居多。

林良,字以善,广东南海人,生于明永乐十四年(1416),卒于成化十六年(1480)〔1〕,年65岁。他以擅长绘画在天顺时供奉内廷直仁智殿,官锦衣指挥。他和同时著名花鸟画家—浙江人吕纪同享盛名于画院,当时有“林良吕纪,天下无比”之誉,又有“林良翎毛,夏昶竹,岳正葡萄,计礼菊”的谚语。

与林良先后享名的岭南画家,刘鉴以松、锺学以春草、陈瑞以驴、何浩以松著,但皆不及良名之盛。

据说当时有个身为布政使的人,名叫陈金,他曾假人的名画,林良从旁指出其画的疵劣,陈金大为恼怒而欲挞之,后林良便主动临写了一幅,陈看后惊以为神,自此林良在民间的声誉就传开了。与林良同时期的一个文士名叫何经,他自称是个赋诗敏捷的人,但一日与林良剧饮唱和,而林良顷刻就作了诗百篇。于是林良的名声,也就更为彰显。这说明林良不仅是位画家,而且还是一个诗文家。

林良少年时从同乡的颜宗学山水、从何寅学人物,后则专攻花鸟。他善于描绘禽鸟飞鸣饮啄等不同的姿态,长于画江湖田野的雁、鹰、鹤以及其他水鸟和汀花、蒲苇、水草等。他能放笔纵横,如意挥写,不求工而见工于笔墨之外、粗笔、浓墨,下笔痛快淋漓,纵横驰骋,不拘绳墨,而多得真趣。所写禽鸟有动、静之态,尤其是画鸟之羽毛,层次分明,笔笔准确,每在羽毛之间,露出空白,表现出羽毛的丰满和羽翼的生动。画林木犹如草书之遒劲,并能写出植物枯、茂之情:绘山石则用大斧劈皴,有刚劲矫健之势,这是吸收了南宋马远、夏圭之遗韵。他的画艺为明至清代的“院体派”以及“浙派”的一些花鸟画家—特别是广东的著名画家如张穆、伍瑞隆、赵廷璧及晚期及近代的居廉、高剑父等都受到他的凶法的影响。


苏庚春著《苏庚春中国画史记略》书影


[明]林良 《秋树聚禽图》 绢本设色 153cm×77cm 广州美术馆藏


[明]林良 《松鹤图》 绢本设色 174cm×87.5cm 广东省博物馆藏


[北宋]《群峰晴雪图》(谢稚柳题诗堂) 绢本设色 114cm×48.2cm 广东省博物馆藏


谢稚柳 《鼎湖山色图》 纸本设色156.5cm×88cm 广东省博物馆藏


明清两代对林良的作品,亦有高度的审评和赞许,例如广东番禺的屈翁山(大均)云:“林良画祖黄筌、边景昭,而枯荣之态、飞动之致似过之。章皇帝尝召良为待诏,一时画苑称雄”〔2〕;清代韩珠船(荣光)谓,“谁能作画如作草,骤雨驰风笔苍老。岭南画史林指挥,断楮残缣此争宝”(见《黄花集》);清代画家谢里甫(兰生)也曾题其画云:“不工书而能画者鲜矣。画鉴称林以善作鸟皆遒劲如草书,人莫能及,此幅败荷数叶皆有颠张醉素意致”(见《常惺惺斋书画题跋》)。以上几家评语,对林良可谓是推崇备至。

从林良的传世画迹中可看出他的基本画风。

《秋树聚禽图》(广州市美术馆藏)为淡设色,画面上六只不同神态的老鸦,似乎正当日中午,五只眠睡,另一只睡眼朦胧。尚有三只麻雀也同时陪伴左右。一棵粗壮的秋叶树,两竿修竹,画家巧妙地运用浓淡不同的墨色来分别远近,表现出它们的空间距离,起到了互相映衬的效果,显得丰富而多变化。作者苍劲豪放的笔调、明丽润雅的色彩、劲健而俊挺的笔墨,均富有生气,给人以愉快的美感。此画可称得上“真、精、新”的杰作。

《飞雁图》(故宫博物院藏)则以简练洒脱的笔墨写出了芦雁飞翔的特有情态,表露出一派蓬勃旺盛的生机。《双鹰图》(广东省博物馆藏)描写两只苍鹰立于怪石之上,一鹰昂立拳一爪,眼睛直射云中之物;一鹰注目俯视深崖,高耸双肩,气势奇矫,古松枯藤,轻飘落叶,风声呜呜云渺渺。整个画面气魄雄伟奔放,笔势泼辣淋漓,画出了寒天萧瑟的静穆景色。《松鹤图》(广东省博物馆藏)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和煦的阳光下,两只瑞鹤,一只仰首若有所望,一只用嘴正在挠痒,苍松、翠竹、幽草相互映衬,有微风吹动之势。全图运笔精熟,形态生动,表现了松鹤长春的景象。《山茶白羽图》(上海博物馆藏)的运笔著色却极为纤丽,这可能就是继承黄筌一派的“富丽工巧”吧。所作花鸟,笔墨劲秀,深得物象的神貌。坡石的皴法接近马远、夏圭画派,构图谨严工整,应该说是林氏绘画中的罕有佳作。

当然,林良的其他作品还有很多。以上仅是把不同题材的五蝠佳作粗略地加以描述。通过这些作品,相信是可以窥见林良绘画艺术的一个大致面貌,从而使广大的美术和文物爱好者得以观摩欣赏。如果能因此给大家提供一些可资借鉴和参考研究的资料,那自然是莫大的宽慰。

颂谢夫子画艺

江苏常州是江南名城之一,是个画家辈出的地方。谢稚柳老师就是在这个名城出生的。少年时他醉心于明代陈老莲的画,正如他的诗中所述:“春红夏绿遣情多,欲剪烟花奈若何,忽漫赏心奇僻调,少时弄笔出章侯”。中年画风一变,不是步着前人的后尘去依样画葫芦,而是崇尚明人沈、文、仇、唐,又直抵宋人。经过一番艰苦的探索,终于觅着了燕文贵,董源和巨然的画技,吸收了董、巨的布局章法,用灵活变化的方式,虽浓重却清润,既兀山大岭,又淡墨平远,从古中来又不泥古不变,创出了自己的新风格。在将近晚年时,他开始热心于北宋徐熙的落墨法,不断精心探研,画风由工笔细写,转向粗笔奔放,色彩由明净单纯,进入墨彩交融的境界。他那独特风貌,有“酒香扑鼻,酣墨横溢”之趣,真不愧是大家之手也。

责任编辑:任军伟

注释:

〔1〕苏先生此文作于1980年3月,随着新资料的不断发现,原来林良的生卒年已被学界所否定。一般认为林良约生于明宣德元年(1426),卒在弘治八年(1495)后较为接近事实,而供奉仁智殿的时间也当为弘治年间。相关资料可参看朱万章《明清花鸟画的嬗变与演进》,见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广东省博物馆编《明清花鸟画》,香港2001年8月出版。

〔2〕(清)屈大均《广东新语》之《艺语》,中华书局1985年版。

上一篇回2015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犁春居书画琐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