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新临摹展辑评

2016-05-08 11:05:24


我以前看家新先生写的具有他特别个性风格的字,很是喜欢,当时也不知道他下过这么大的功夫。家新办这个书法展,尽管他很谦虚地说是在临摹我们历史上的大书法家的经典法书,不应该算他的作品,但我认为这些正是他自己的作品,遍临百家,必然自成一体。他从小开始临帖,现在已经是中年人了,还日日用功,勤奋地做这样最基本的也是最踏实的事情,这点让我非常敬佩。当今中国写书法的人很多,喜欢书法的人更多。但是,能像王家新这样一笔一画地遍临我们先贤名帖的写家,确实不多,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也值得我们热爱书法的人向他学习。

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的构成部分,我们中国文化是怎么传承的呢?那是靠文字传承的。那么,书法与文字之间这个艺术跟实用价值的辩证关系,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理论问题,就是先贤们在书写这些流传后世的书法经典作品的时候,是不是意识到他在进行的是艺术创造。比如说写一个便条,感谢你送来一桶茶叶,送来两条腊肉。这个写作者并没有想到,在千百年后会变成千万人临摹的一个艺术品。但我想,这样的一些具有实用价值的作品之所以变成了经典,就在于这些先贤们曾经非常刻苦地练过基本功。就像家新这样的做法,临遍了他们当时能够找到的先贤们的书法作品,一笔一画地写起,最后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状态,结果变成了最好的艺术品。我想现在教孩子们写字,应该有个非常明确的意识,就是必须从最基本的一笔一画写起,从我们已经共同确认的这些经典开始临摹。民间一个说法就是你不会走就要跑,肯定要摔跤的。所以,先写正楷、写隶书、写魏碑,就是我们要先学走,走得踏踏实实的,然后可以变成竞走,再奔跑,再跳高,再飞跃。

—莫言(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在这么多年与家新的交往中,我觉得他骨子里还是个文化人。他写书法、作诗,在这些方面用力甚勤,是一个非常好的、很有潜力的书法家的坯子。他这个后记写出了真情实感,不光是为了实现父亲对他的期望,我相信一位人到中年的学问家,都会有一个重新反向追求传统、求诸自身学养的过程,我觉得家新在做这个功课,不简单是在补课。我惊讶的是他这些年来下了这样大的功夫,遍临了经典大师们的法帖。临古既得其形又得其神韵,谈何容易!家新这样一个治学方法、一个切入点,我是非常赞赏的,看得出他在研究中华文化、研究传统方面所下的决心和花费的精力,让我特别感动。

家新把临摹作品与名家大师法帖对照展出,这是需要点勇气的。家新敢这样做,我觉得他有一种反省的、自我批判的精神,做到这一点不容易。我特别喜欢家新的行草,他是个有才气的书法家,能够回过身来重新认识传统,将浩瀚的学问重新来修学,不是用“临摹”两个字所能够概括的。相当多的书家和中青年人都会在家新的这一段经历得到不同的启示,甚至对当下书画界的这种治学风气、追求功利目的和追求市场效应的热衷,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反光镜。不同的人在观看这个展览的时候,不光可以得到字本身的一种书法的审美,更多的是对艺术道路上求取目标的一种反省、一种参照,这大概是此次展览超出它所谓临摹意义之外的效应。

—冯远(中国文联副主席)

我觉得大家看了这个展览以后,会感到这才是一位真正的书家,真正地向经典致敬,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一个是“高”,第二个是“大”,第三个是“全”。

所谓“高”,就是整个临摹的水平高,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临摹,在临摹中他自己的角色在不断地转换。虽然是临摹作品,在临的时候,还是把自己的多种元素加进去了。临帖第一点就是无我,只有无我才能进入到一定的境界。第二个就是在临帖过程中,他还加入了许多学术元素。我看到他对这个碑帖的来龙去脉加以考证,甚至进行了补缺校正。第三个就是临帖所达到的水平比较高。我看了以后,觉得这个“高”是比较突出的。

这个“大”就不用多说了,看到临摹了这么多种,我非常震惊。我刚才跟几位同志开玩笑说,一进展厅,看到这么多作品,通俗点说就是六个字:吃一惊,吓一跳。在当下,人们说社会浮躁,我说有的人浮躁,有的人不浮躁,浮躁的有没有?有。不浮躁的也有,对不对?家新真正是能够沉下心来不浮躁的一个典型、代表人物。他临的数量之大,我确确实实就是吃一惊,没有想到。他做了大量的社会工作、本职工作的情况下,每天能够坚持用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十多个小时,谢绝一切不必要的应酬,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用来临帖,这个确实是不大容易的事情。这个量不用说了,大家看了以后都非常感慨,如果把这些作品能够全部展开来看,那确实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第三个是“全”,他不是就临一种书体或者一个书家,而是多家、各家、历代,行书也有,楷书也有,隶书也有,大字也有,小字也有,应该非常全了。他坚持按照古人的方法,就是在临的时候确实做到了无我。他临的帖比较广泛,有的人一辈子就临一两家,他临摹了多家,而且对于各家的碑帖,能够相互渗透,我觉得对将来有好处。学习经典的目的,最终是要创造经典,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针对当前文艺界的现状一针见血地指出,就是有高原,缺高峰。但如何由高原向高峰攀登,这个必由之路,我觉得就是家新先生所走的这条路,必须先学习经典,在学习经典的基础之上,才能创造经典。

—张海(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家新的展览看了让我很感动。从汉代隶书一直到民国的书法作品,他都非常认真地临摹,而且他不是简单的临摹,还把刻石中残缺的字都给补齐了。像他下这么大的功夫,这么认真做的,整个书法界我还没见到。家新已经是书法家了,工作也挺忙的,每个碑帖他都认真的、一笔不苟地从头临到尾,这么多种书体,每个都比较准确,有的临了上百遍,虽然他从小、从年轻时候就喜欢写,但在经典传统作品中下这么大功夫,确实很少见。家新又比较年轻,我相信他有这么深厚的功底,将来的书法肯定大有潜力。

我小时候也是从这些比较正统的、比较经典的碑帖开始写的。七岁开始写书法,对晋唐的楷书也下过一番功夫。后来我就特别喜欢找那些比较偏僻一点的东西,可能正统的东西看得太多了,感觉就有点麻木、有点乏味似的。但说实在的,你不管搞哪个风格的书法,这些基本的功夫是必须的。如果你没有这个,那是骗不过行家的眼睛的,人家会看到你后边的基本功是不是欠缺,行家都看得出来。这对书法界也有启发,很多人觉得一入了书法家协会就成家了,就整天搞所谓的创作,很少静下心来再去重温经典。这个展览给我们最大的警示,我觉得是“活到老学到老”不是白说的,因为传统太博大精深了,不是一辈子的问题,其实能活几辈子也学不了多少。像家新这么刻苦,这么认真,在传统面前可以说是毕恭毕敬,这种精神、这种态度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现在社会这么浮躁,能够沉下心来做这些基本功课的人很少。我觉得这些对我们书法教育、对做任何事情都是非常重要的。

—王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今天来看家新“向经典致敬”这个临摹展览,我感觉非常震撼。为什么呢?家新同志是一个文化使者,他业余时间喜欢书画、喜欢诗词,在本职工作方面为中国的文化事业做了很多很多的工作,说明家新有这个责任担当。今天看到了家新同志这么膜拜经典,向经典的碑帖去学习,使我明白一个道理,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一个国家公务员,要想做到对事业认真负责,必须有这种对祖国、对传统文化热爱的精神,而且还身临其境地投入进去,努力变成这方面的专家,再回到工作岗位去为人民服务,这样的话,对你所领导、对应的部门,才能从情感、从心灵深处加以热爱。家新这么多年来之所以这么热爱经典,这么刻苦地去临摹、去研习,一方面是有他家庭环境的影响,更主要的是他有这种责任感。所以我希望我们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和管理者,在这一点上应该向家新同志好好学习。不管干什么,总有你的专业,你就应该像家新同志这样去热爱这个专业,努力去做一名优秀的、内行的公职人员。

从去年开始书法进中小学课堂了。这些天展厅来了这么多孩子,你看孩子们看得多认真,他们会感受到家新的勤奋和刻苦,他临摹了这么多字帖,而且全是楷书,里面包括欧、虞、褚、颜、柳、赵等,这样会激发孩子们热爱汉字、书写汉字的兴趣,让他们从小写好毛笔字,长大做好中国人,这样的话,我们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才能生根发芽。所以,我说家新办的这个“向经典致敬”展非常好,有指导性意义,为我们书法家协会、书法界树立一个很好的榜样。向经典致敬,扎实地、默默无闻地去学习,这也是他有今天的成就最好的动力和依托。所以,我觉得家新这种精神,是值得全国书法家好好学习的。

—苏士澍(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家新这个展览的构思和形式都很好,把临摹传统、学习经典的作品拿出来做一个陈列展示,是对他书法学习研究过程的一次整理,可以看到习书的脉络和轨迹,很生动、亲切。他临的很多帖,我年轻时候也临过,当然没有他这么全面这么系统。家新是非常系统地对我们传统书法、历代精品做了一个梳理,从隶书开始,魏碑、正楷,还有部分行书没,是一种很扎实很严谨的学习态度,非常难得。特别是有的碑帖临了几十遍,而且涉猎范围这么广,颜柳欧赵等有名的几个碑帖都临了,这对他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是一个丰厚的积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我看他用小楷写的笔记,摘抄一些文章,字非常规范,一丝不苟,说明他非常用心,而且把临摹的经验融入到书法实践当中去了。观看这个展览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家新我们很熟悉,是老朋友了,也是忘年交,我比他年纪要大很多。他在国家的重要机关任职,工作很繁忙,但是看出来他的业余时间绝大多数是投入到书法的学习了,不然的话不会有这么多的临摹作品、这样高的艺术成就,看了以后,可以说我对家新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是非常值得我们现在的年轻人、青年学生,包括书画艺术界的同仁们借鉴和学习的。对于一个画家来讲,要有造型、笔墨、色彩,也要有书法的基础,基础打牢,才能越建越高,这是一个最简单的,最朴素的道理。这个展览反映了家新在书法上的造诣来自他从小、从年轻阶段不间断的、系统的、深入的学习,有了这种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家新在书法艺术道路上会走得更远、创造新的辉煌。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向经典致敬,经典最主要就是有古风、文气,家新的书法是有文气、有古风在里边,这是很难很难的,要是脱离经典,自己任意地去写,绝对不会写成这个样子。刚才看他19岁时临的《祭侄文稿》,就可以看出来家新书法的路走得非常正,每一步走得非常扎实,所以他今天的书法成就、这个展览效果,很了不起,很值得借鉴,很值得学习。这个展览对观众,特别是对一些青少年学习书法更有启示作用。启示就在于:书法的学习、创作,以及对书法美的追求和发挥,绝对不能离开经典。书法这门艺术与其他艺术不一样,它是崇拜古人、圣人的艺术,就是说我们血液里流淌着对古人对圣人的崇拜,这是一种审美心理。家新对经典的理解能这么深这么透,可以说像他这个岁数、这么年轻的书法家是很不容易的,了不起。

—段成桂(中国文联副主席)

这确实是一次学习楷书的好机会。楷书是一种书体,更是书法的基础,对一个真正的书家而言,都要经历楷书这样一个途径。家新很勤奋,很用功,也很有成就,这个展览可以说是洋洋大观,不单是看他的基础,应该看他的境界,看他的高度。虽然展出的是临本或者摹本,但是透露出家新对楷书艺术的这种追求,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从形态上讲准确、到位,从艺术追求上讲,他把楷书从古到今融合起来,既体现了庙堂之气,也体现了历代经典作品的那种灵动飘逸的精神,楷书写成这样是很不容易的。我认为家新的临摹抓住了一个要害,这就是篆隶笔意,他时刻抓住这根线不放,就抓住了书法的生命线。从锺繇到赵孟頫、张伯英,这么大的间隔,但他的这根线始终非常到位,质感非常好,是活泼的,有动感的,非常非常漂亮的。他是在临摹,可是点线达到这样一种境界,我认为就有了一种创造意识。我说的意思是,如果仅仅品评他的基本功是不够的,他展现了一种艺术境界。基本功其实早就完成了,我要特别赞赏的是家新有扎实的基本功,而且他的境界非常到位。基本功相当于一个桥梁,而书法的境界相当于一个艺术的殿堂。如果你没有基本功、没有这座桥梁,怎么到达艺术殿堂?去不了。谈书法要过河,要到艺术境界的彼岸,我认为家新已经在河那边了。我们恢复书法进中小学课堂不是发一个文件就解决了,要把这个文件落到实处,要有制度保证,要认识到书法的地位和作用,这个展览为书法进校园做了很好、很及时的示范和推动引导。

—胡抗美(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

展览题目“向经典致敬”本身就很有意义,当下书家非常关注自我和个性的表达,这非常好,但不免染上一些浮躁的风气。而看这个展览,我们就可以静下心来,完全是以一种阅读的状态,默默观赏、流连忘返,以至于像一种对话,在跟古人促膝谈心,这很难得。他的小楷小中见大,一点都不含糊,而他的一些大楷,像《勤礼碑》等,写得气象阔达,和我们这个时代气息相映照,把自己人生的浩然之气倾注在笔端,似摹似写,似写又摹,完全把自己释放了,其中有一种精神力量正是我们当下所需要的。你看他从从容容地写来,不见一丝的尘埃和慌忙,源于他高标的人格追求和精神上的一种空阔感受。家新平常工作是很繁杂的,但他没有把行政工作那些琐碎的一面带到自己的书法里来,呈现的完全是诗意的流淌,接古意、有形质,真的很难得,这是一种怀抱的展示。家新是一笔一笔地、一帖一帖地来呈现,点画之中有韵式、有巧构、有传承,这就是星火,如果绵延下去,那是了不得的。孩子们到这儿来感受的不仅是书法,感受到的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的洗礼。示范不在于口述而在身传,家新做到了这一点,当代书家如果都能这样,中华传统文化就会真正繁衍下去、复兴起来。

—陈洪武(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我今天特别感动,在家新的这个临摹展上,看到了他19岁临的颜真卿《祭侄稿》和一直到今年的日课,这是他十年来的一个临摹历程,是他承传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实际行动。其实临摹是学习书法唯一的途径,绘画可以到大自然中写生,临摹经典就是书法的写生课,就是对传统的继承。我觉得我们不要背上创新的包袱,晚唐司空图在《诗品》里说“如将不尽,与古为新”,只要虔诚地从事于临摹,都会有新面目出来的,个人面目是自然产生的,是一种自然的写照。不要担心自己没有风格、临摹深了走不出不来,多少代大家都是临摹“二王”的,哪一个和“二王”是一模一样的?没有,这不一样正是他们的个人风格。
在经典的传播上,自己要不断地做,光靠嘴巴去讲、去呼吁还不行。像家新这样的展览,他不要说什么,大家走进这个展厅就会感受到,他用一笔一画、一言一行向大家展示了怎么样继承中华文化传统,体现中国书法的魅力。它延续了几千年的这种美,这才是最根本的、需要传递的东西,当然这也是表达了我的心声。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当前该老老实实做的事,写好中国字,才能做好一个中国人。这不是一句空话,这是一辈子的事。

—孙晓云(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平时我们看家新的作品一般都是比较潇洒的行草,这次可以说是全面展示了他书法学习的底蕴,感觉过去是看到了金字塔的塔尖,今天是看到了它庞大的底座。由衷地敬佩家新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在书法方面投入这么大的时间和精力。家新非常有天分,学什么像什么,有的人毕其一生研习一个碑帖,尚且不能做好,他还这么年轻,临摹这么多碑帖,都写得很好,应该是他对于汉字点线的形质特别敏感,感悟力也特别强。再就是他非常勤奋,光有天分是不够的,还必须有时间的投入。从这个展览来看,他临摹《兰亭序》《九成宫》百十来遍,楷书是需要一笔一画来写的,他平时要上班,利用业余时间来练习这么多的碑帖,其勤奋可想而知。如果没有几十遍上百遍的话,是很难如此熟悉碑帖的语言,能够这样驾驭自如的,是他的勤奋把他的天分激发出来了。家新的这次展览,对于当代书坛具有一种示范的意义。赵孟頫《兰亭十三跋》里说:“奴隶小夫,乳臭之子,朝学执笔,暮已自夸其能,薄俗可鄙。”当然他说的比较尖刻,但是这种现象在当下确实存在的,就是太急功近利了,造成了书法学习停留在浅层,始终不能深入,艺术的水准就很难提高。建议有困惑的这些爱好者朋友们,大家都来看一看这个展览,用心学习传统的、经典的、主流的东西,立住脚跟,法归正道,真正沉潜下去,一定会有收获。

—郑晓华(中国书法家协会秘书长)

从家新此次展览作品的本体而言,如果说仅仅是取法方向的引导也是远远不够的,更主要的是其治学态度和学习方法。我认为这也是足以让当下学人去思考和借鉴的。临帖是书法学习的不二法门,这是尽人皆知、无庸置疑的,但是,若以拿来主义、占有主义、改造主义的想法去面对经典,而不是以虔诚心去皈依经典,投入经典,化用经典,虽然前者也是一种学习态度,但其结果与后者是有本质上的差异的。家新的探寻明显是属于后者。王铎指出“书不入古,决落俗流”,这是对书法品位和格调的准确定位,更是指出了书法的至命法则。

当代书法界最突出的现象是功利心切,躁动浮滑。大多由于人的心浮气躁,在行笔过程中,提按转折书写的速度上一味迅疾,表现在点画上的形态必然是狼藉轻飘,浮皮潦草,与传统审美原则—力透纸背,入木三分—不啻天渊。古人讲,“书贵沉静”,“书贵熟后生”。点画迟重,不疾不徐,如锥画沙,状如屋漏痕,风规自远。这些都是在方法上的最高要求,不仅仅是精神层面上的感受。家新所临的各种碑帖都恰到好处地体现了这种精神,行笔迟重,疾徐得势,点画似静而动,似流而涩,笔笔精到,意趣闲雅,整体格调,似奇而又反正,入古而又弥新。看这样的展览会给人带入一个安定祥和,神清气霁的清凉静谧之境,令人身心愉悦轻柔,安和调适。这也是我的感受。

—张世刚(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书法是中国文化、中国艺术的精髓,在传统文化里、在中国的艺术里,书法是最有代表性,最集中体现中国的文化、中国的艺术的。这些经典的作品,几乎是人人皆知的。大家也都知道,写书法与学音乐很相近,必须得临古,无须讲传承,我们历代的书法家、书法大家们,都是从临古逐渐地发现了自己的面目。我看了家新先生的展览之后,感觉可以把他放在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书法家的角色上看,而且他的学识、他的修养,我真的是从心底上折服,我佩服他的学识、修养和人品,这是作为一个书法家最重要的品质。我在想,大家都很繁忙,大家说现在中国人都比较浮躁,根本静不下心来,其实这不是真的。今天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当代总会有一些重要的艺术家、学者、思想家,在最忙碌的时候,而他们的心是平静的、安静的。

—张以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研究员)

王家新令人钦佩处,在于他始终把中国书法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载体,并给予它最高的礼遇和尊严。书法是技,更是艺术家人格精神的物化,需要我们终生对人格、操守的不断追问与完善中才能实现中国书法的理想之境。当人们呼唤当下书法家要沉静下来、好好读书、加强人文修养时,王家新早已走在了前面。他嗜书如命,勤奋过人,家藏几万册图书,每天读书至凌晨2点以后。他推崇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境界,喜欢陈寅恪“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尊慕赵朴初、启功、季羡林、姚奠中、饶宗颐的道德学问,并和不少文化大师有不浅交往。他敢于担当,恪尽职守,推动国宝《研山铭》《出师颂》的回归,“中华善本再造工程”“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一个个延续中华民族千年文脉的史诗般文化工程,因为他的积极推动而顺利实施。正是这一切,让王家新得以站在一个时代的高度,认识到包括楷书在内的当代书法发展的关键所在,并毅然在多年前就走上了这样一条特立独行的学书道路。

—白景峰(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王家新 行书临摹集王圣教序 纸本


王家新 楷书临摹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 纸本


王家新 楷书临摹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纸本


王家新 楷书临摹颜真卿颜勤礼碑 纸本


王家新 楷书临摹郑文公碑 纸本


王家新 楷书临摹虞世南夫子庙堂碑 纸本


王家新 行书临颜真卿祭侄文稿 纸本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王家新临摹展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