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居士方婉仪

2016-05-08 10:54:33


以杂项收藏和艺林掌故著名的郑逸梅,说他收了一方小印,两头镌刻,一为“罗聘之妻”,一为“白莲女史”。一开始他认为这印章是假的,经陈巨来、朱孔阳、边政平等人鉴定之后认为,“印文逸宕有致,石亦盎然有古泽,的是二三百年前物,决非后人所能作伪”。为此,郑逸梅还特意写了一篇文章《方白莲小印考》。这个引起郑逸梅兴趣的人,也引起了我的兴趣。

方婉仪,一作畹仪,生于雍正十年(1732)六月二十四日,这一日,据传为荷花生日,因而方婉仪有“我与荷花同日生”的诗句,自号白莲、白莲居士。其《生日偶吟》云:“冰簟疏帘小阁明,池边风景最关情。淤泥不染清清水,我与荷花同日生。”她是安徽歙县人,其祖方愿瑛,曾任广东布政使;其父方宝俭,国子学生,后任教习。方婉仪自幼跟随父亲和姑母方颂玉学习诗画,在18岁时,她嫁给“扬州八怪”之一的罗聘为妻,家住扬州城内弥陀寺附近,罗聘名其为“朱草诗林”,今扬州市弥陀巷46号,即是其遗址。婚后,育有二子罗允绍、罗允赞,一女罗芳淑。罗氏一家都长于丹青,罗允绍、罗允缵和罗芳淑都擅长画梅花,被誉为“罗家梅派”。方婉仪著有《学陆集》《白莲半格诗》。《学陆集》有婉仪自跋,《白莲半格诗》有罗聘序。

婉仪善画梅、兰、菊、竹、石,罗聘称其有出尘想,惟不苟作。现存最早罗、方二人的合作作品,大概是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梅花图》。乾隆二十八年(1763),方婉仪曾与丈夫合作一幅《梅花图卷》,画中密萼繁枝,千朵万朵,枝干极横斜之妙,满纸冷艳清香,撩人眼目。在画作的拖尾部分,有这样一段题跋:“野梅如棘满红津,别有风光不受春,画毕自看还自惜,问花到底赠何人。癸未夏六月,仿王元章繁枝梅花。赵子固云:‘浓墨点椒大是难事。’予画此卷三日始成,内子白莲展观再四,嫌其不甚分明。晨起,乃摘牵牛花,浸汁,渍其花槲。今观者一目瞭然。予不可不记其苦心也。甲申四月舟遇古丰又题。朱草诗林中人罗聘。”

原来是此画画成以后,方婉仪将清晨的牵牛花捣烂,将花汁在梅花花瓣上逐一点染,等罗聘再看到他的《梅花图》长卷时,拍案叫绝,也成了他随身携带的心爱之物。

方婉仪也常与罗聘的老师金农诗词唱和。30岁生日时,金农、郑板桥等都为之吟诗、作画,为她祝寿。

1778年,蒋士铨进京,路过扬州,曾拿出六尺花绫,请罗聘作寿帐,罗聘全家人一起作画,一晚画成梅花、牡丹、秋菊等物。次日,蒋士铨见之大喜,作长诗赞扬道:“两峰为夫,白莲为妻,男能绍诗书,女有芳淑仪,一家仙人古眷属,墨池画笺相扶持。同居香叶堂,老树盘曲如龙翔。书淫画癖出天性,乃筑画库营书仓。玩之丛丛妙香出,云是一家仙人墨戏挥以肱。两峰写梅花,白莲画牡丹。梅花横卧牡丹立,恍若天仙下偎高寒士,女为黄菊子幽兰,意态淡淡秀可餐,老夫忽堕众香国,胜在花间偃仰游邯郸。”

乾隆三十六年(1771),罗聘首次进京,在北京认识了程晋芳、钱载。1772年,翁方纲从广东归来,他和翁方纲成了好友,二人经常有诗酒之会。比如翁方纲在《两汉金石记》里,就提到罗聘以所得竹叶碑拓本与钱大昕一起审订文献。但是这些朋友在仕途上并帮不了他什么忙,于是,这一年的秋天他准备回扬州。但到了第二年的春天,他才真正作别北京,从齐化门登舟,在《归帆图》上,以诗赠行者,有65人。

1779年五月,罗聘又准备进京,此时方婉仪已经患了重病。难分难舍的罗聘作诗说:“出门落泪岂无情?君病卧床我远征。默默两心谁会得,明知见面是他生!”罗聘以“君”称自己的妻,可见其尊重之情。他也预见到夫妻二人如果再次见面,也许就是他生了—但他还是走了。

他五月六日离家,六月十一日,在济南运使署,他梦见了妻子,妻子手里拿着一卷自己画的梅花卷。八月三日,罗聘到了京都,遇到从扬州来的万华亭。万华亭告诉他,他的妻子已经在他走后的不到半个月时间里即五月十九日病故。罗聘失声痛哭。方婉仪的终年,48岁。

翁方纲受罗聘之约,为方婉仪写了墓志铭,铭曰:“万卷梅花,一卷白莲。其画也禅,其诗也仙;吾文冰雪兮,与此石俱传。”墓志铭在翁方纲《复初斋文集》卷十四中。在1778年,当翁方纲再次送罗聘回扬州,提到这样的情形:“其来都门,尝一寓竹井之独往园。萧然淡对,若退院老衲者;或与予商榷一二旧铭款识,冷僻寂寥,求无味中之味。”也许,罗聘心态的变化,与方婉仪之死有关。

方婉仪精于画,也是诗人。她自幼随父学习诗文,冰雪聪明,过目不忘。17岁时,她的姑母去世,悲痛万分的方婉仪作《哭十二姑诗》,情真意切,在扬州城内广为文人传诵。俞樾在《春在堂笔记》里也曾转录方婉仪的一首诗:“景掩衡门剥啄稀,空斋卧病思依依。看成荣罗今何在,味尽酸咸昨已非。终古双帆无息影,到头一梦有深机。青山不解悲霜簪,人自营营鸟自飞。”到得最后,看人忙,看鸟飞,不怨也不恨间,寄托了极深的生存感叹。

尽管她存世的作品不多,但她并没有被埋没在历史的荒烟之中。2012年,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秋拍会上,一幅方婉仪的《张忆娘簪花图》手卷(高34.5厘米,宽134厘米)以224万元成交。

图中所画张忆娘,据袁枚《随园诗话》卷六记,乃是康熙间的苏州名妓,色艺冠时:“蒋绣谷先生为写《簪花图》小照。乾隆庚午(1750),余在苏州,绣谷之孙漪园,以图索题。见忆娘戴乌纱髻,着大青罗裙,眉目秀媚,以左手簪花一笑,为当时杨子鹤笔也。题者皆国初名士。”乾隆戊申(1788),袁枚再次得见《张忆娘簪花图》。此卷则为芥园居士复请同人各赋诗词,请方婉仪补图重绘之作。袁枚见到此卷后,欣然做题:“乾隆庚午(1750)秋,余为绣谷主人题忆娘簪花图,四十年矣。今春,芥园居士以临本见示,恍若武陵渔者重入桃源,欣喜无极。惜年老才尽,不能再以其词以相报。姑亲书数行于纸尾,以当《兰亭》之后序何如?戊申三月二日,是余览揆之日也。钱塘七十三叟袁枚书。”此卷更有王芑孙、曹贞秀贤伉俪题隔水,后纸毛郁青、谢鸣盛、李尧植、黄尚忠、祝德麟、吴霁、许宝善、王朴、沈清瑞、汪相培、蒋齐耀题诗。

无独有偶,2013年6月29日,在荣宝斋拍卖有限公司的上海春拍会上,一幅罗聘、方婉仪合作的《齐眉介寿图》立轴(高113厘米,宽29厘米),经众多买家竞拍后,以190万元落槌。此画题识:“时辛丑五月二日,白莲女史方婉仪为允莲兄公介寿,弟聘补石竹并句。”鉴藏印:海昌钱镜塘藏。画外题签:罗两峰、方白莲合作《齐眉介寿图》妙品,吴湖帆题。

郑逸梅久已作古,他收藏的这方小印章,也不知归于何处了。

(作者为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光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白莲居士方婉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