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胄有种笔墨情

2016-05-08 10:54:32


了庐

一直以来,对于吴湖帆的研究从未间断过,各种艺术评论不绝于耳。作为传统文人画的当代传人,画家了庐在他的《了庐画论》里对吴湖帆就有这样的评价:“吴湖帆先生不仅属于时代的,更属于历史的。”

文化意蕴是任何艺术作品中审美的具体体现,它的高下雅俗直接关系到作品的艺术价值。特别在传统中国画中,在论述中国画概念的时候,我认为,冠于国名的“中国画”是一种特别强调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的东方绘画。它要求作品中的文化含义大于绘画本身的意义。注重作品气息,故“六法”中,以“气韵生动”为第一。

就气韵而言,气是一个量数,而韵是相当质的体现。两者都有先天的因素,但又可以用学养来提升。韵不足则不雅,气不足则不能生动。清代书法家伊秉绶曾经说过:“读书的目的是陶冶性灵,变化气质。” 我也曾经说过:“读书补气,胜似人参黄芪。”故艺术家的自我完善,学养是第一位的。前辈诸多中国画艺术家都说,画画到最后是画学养,就是这个道理。吴湖帆作为一个贵族出身的艺术家,除了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外,他的聪明颖悟,在自身艺术发展的过程中,特别注重对诗文和书法的学习,作为自己绘画的先决条件。吴湖帆作为传统型的文人画家,他一生崇尚董其昌的文人画的美学思想。他充分地认识到,董其昌在传承历代南北各派山水画家法度的时候,尤其看重从笔性中沁露出来的文化意蕴,从而系统地认识其相互的亲缘关系,找出其中传承和发展的轨迹和与之相应的笔墨法度,故称为集前人之大成的艺术家与理论家。吴湖帆又充分地认识到,董其昌作为一个中国画史上传承和发展的中枢,他的艺术作品虽然没有强烈的形式特征作为个人面貌,但大象无形就是董其昌作品的艺术特征,他在画史的发展上,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至关重要的人物。综观其后,从王时敏、王鉴、王原祁、王石谷、吴历、恽南田到石涛、八大及后来的石溪、龚贤等画家,都自我标榜崇尚董其昌,可见,董其昌对中国画的认识和把握是十分优秀的。

董其昌作为一个贵族艺术家,自然恪守中国传统的民族文化精神。作为一个艺术大儒,他的学养对认识中国画体现在笔性上的文化意蕴自然是十分重要的。用现代语言来解读,也就是说董其昌充分地认识到宋元各家的笔墨基因,所以在他的作品中,随处可见前人各种笔墨基因在其中的反映。所以,后来的艺术家以他的作品为借鉴,从中找到与自己笔性相近的前人的笔墨基因来与之匹配与学习,都能取得各自的成就与高度。历史证明了这一点,董其昌对中国绘画的传承与发展无疑是成功的。

吴湖帆同样作为一个与董其昌相似的贵族艺术家,他一生崇尚董其昌是必然的,也是积极为之努力的。在世所见的吴湖帆先生的作品中,大多以临摹和仿效为主。但作品在形似的同时,其呈现出的笔墨气息富而不俗、贵而不霸,又有自己温文尔雅的贵族精神。尤其他设色的青绿作品,更显示出与众不同、堂皇的富贵之气。这种与生俱来的贵族精神是别人所不能摹似的。我曾留心地注意到,山水画自王石谷起到民国期间,作品的市民化倾向日益严重,虽也多以临摹、仿效为主,但文化意蕴大多苍白平乏,没有一个能像吴湖帆那样具有耐人寻味的文化意蕴。与之同时的大画家张大千有时在人物与青绿山水的创作中,也可见高迈的富贵气象,但一般的山水与花卉创作,亦未免市民习气,率意乏蕴,令人失望。而吴湖帆即使随意为之的荷花与竹子,仍不失其温文尔雅的富贵本色。陆俨少曾说,吴湖帆的作品“色胜于墨,墨胜于笔”,吴湖帆用笔虽不如贺天健有强健的扛鼎之力,但他深知中国传统化阳刚为阴柔的民族文化精神,用笔稳健圆润。尤其在山水画作品中,尤以擅长使用的烟云烘染,浑然契合,这正是他扬长避短的聪明之处,也是他温文尔雅贵族精神的充分体现。

吴湖帆一生注重于诗文与书法,在他所收藏作品的鉴定题跋中可见其文笔及书法之功力,为同辈中所少见。和董其昌一样,这都成为吴湖帆艺术成就所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遗憾的是,吴湖帆身处的时代,已不可能像董其昌那样,在其身后,还有几百年文人画所赖以生存的空间。所以在传承方面就难以如愿,以致望后兴叹。从中国画史的发展来看,吴湖帆与张大千作为传统的中国画家,他们作品中贵族的文化意蕴与同时代齐白石、黄宾虹是不同意义上的典型代表。

从现实意义上看,我们已不能简单地去追求吴湖帆作品中的贵族精神,事实上也不可能学到。但是,对于吴湖帆对学养的自我完善,是应该予以重视学习的,以为提升自己在作品中的文化意蕴。鉴于画史的教训,尤其在当下商品经济社会中,艺术家如果缺少独立的自律精神和与之相应的学养,那么作品的艺术独立和生动的文化意蕴就荡然俱失。学习吴湖帆弘扬民族绘画的精神,就必须充分认识到,中国绘画发展的自身规律和与之相应的笔墨法度,不断提升自己的学养,中国画才有可能得以弘扬和发展。又鉴于目前国内的中国画现状,如果一味地追求作品的商品性,而忽视了作为文化性大于绘画性的民族绘画的根本特点,缺乏文化意蕴,成为一种地地道道的水墨工艺画和彩墨装饰画,那么中国画要有所作为,就会成为令人嗤之以鼻的一句笑话。

中国画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由民间绘画逐渐演变为院体及文人画,它明确地追求高雅的艺术境界而成为少数士大夫的文化游戏,是地道的贵族艺术。

尤其在宋末赵孟頫和明末董其昌这两位声名显赫的贵族画家的艺术思想和艺术作品的影响下,直接开拓和造就了以“元四家”为代表的中国画艺术成就的巅峰及明末清初以八大、石涛、“四王吴恽”为代表的中国画艺术成就又一盛期。其后,在中国画史上虽有来自浙派、扬州画派乃至海派等市民绘画不断的影响和干扰,它所追求的高雅艺术境界和文化气息有所下降而甜俗之气有所滋生。直到近现代又受到西方美学思想的渗入和冲击,导致画坛情况十分复杂,但底蕴深沉的中华民族文化精神自身的惯性力量依然十分强大,在近现代中国画史中从传统意义上先后又出现了如齐白石、黄宾虹、关良、张大千、吴湖帆、贺天健、张大壮、陆俨少、钱瘦铁、白蕉、来楚生、傅抱石、潘天寿、唐云、谢之光等一大批优秀的中国画家。如果我们再以冷静理智的态度与历史作一个客观的比较便会发现:他们无论从整体阵营还是从个体艺术成就,即使不包括在现代意义上有成就的现代水墨画家,都不会太逊于明末清初的盛期。当然,他们的作品在具体艺术表现形式和内容上与前辈有所不同,他们之中有的古为今用,有的洋为中用,有的以文为画,有的以书入画……总之,他们有着自己的时代特征,但作品中所追求的高雅艺术境界和文化气息及表现的笔墨法度大都契合中国文人画的特性要求。他们是中国画史上新生一代的文人画家群体,他们所处的时期是中国画史上艺术成就上又一新生的盛期。他们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精英,从他们的身上可以看到我们民族潜在的力量和中国画发展的美好前景。

以画坛盟主自居的吴湖帆是近现代中国画家中唯一一位典型的贵族画家。其祖父吴大澂和其岳父潘祖荫,分别是清王朝显赫的权贵和著名文人,都富有收藏,故先生自小耳濡目染于诗文丹青之中。吴湖帆另外又得前辈画家陆恢的正确启蒙,注重作品的气息和笔性,加之颖悟聪慧又勤奋好学,不但精于词翰诗文,于画又极如清初的画家王时敏,一生崇尚董其昌的艺术思想与艺术作品,致力于对宋元传世名迹的临读研究,旁及明清诸家,其中尤醉心赵子昂、黄公望、吴镇、方从义、唐寅及恽南田,深得其中三昧。故其作品秀丽腴润,一派典雅华贵之气,令人赞叹。

吴湖帆作为一位贵族画家曾试图慕先贤,欲集前人之大成融会贯通以期承上启下成就更大的事业。奈何其出身借以兴旺的时代已经过去,不得赵孟頫、董其昌那样的时运,书生气长、英雄气短,力不从心,含恨离去,最终未能实现自己的宿愿。

但作为一个贵族画家,吴湖帆与他人比较毕竟还有幸运之处,诗书画才华横溢又风流儒雅,兼得祖上余荫,早年与张大千齐名蜚声画坛,至今名声经久不衰。吴湖帆画以山水见长,偶尔亦作花卉。对于中国画传统的笔墨法度犹如张大千、贺天健与张大壮那样谙熟。吴湖帆习惯于优裕的生活,然而未免力有所不及,其作品尤以设色见长,胜于墨,而更胜于笔。为其外祖父沈韵初所作的《临清戴熙仿历代名家山水册》,实际上只是师其迹而不师其心,从作品的气息和笔墨看,吴湖帆完全是在表现自己对历代各派各家笔墨法度的领悟,故较之戴笔墨更见洗练腴润,气息更见超诣典雅,其中雍荣华贵之贵族气是其天性使然,又非他人可随意为之。

吴湖帆是贵族画家又是近现代文人画家的杰出代表,虽然他出身借以兴旺的时代已经过去,但他与其他各位有成就的传统型艺术家一样,他们作品中所表现的古典主义艺术美却是人类珍贵的精神瑰宝,其价值是永存的。这正是吴湖帆声名经久不衰的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


[南宋]林椿 梅林寒禽图扇24.8cm×26.9cm 绢本设色 上海博物馆藏款 识:林椿。鉴藏印:绍勋(朱) 于腾之印(白)


吴湖帆 达摩面壁图轴65cm×33cm 纸本设色 1920年 上海博物馆藏款识:慈悲心峥嵘脸,渡江一苇面壁九年,禅机如何再返西天。湖帆仿丁南羽笔作达摩面壁图。庚申二月仁灿禅师属。湖帆。钤印:吴翼燕印(白) 吴万(朱)


吴湖帆 溪山楼观图轴105cm×48cm 纸本设色 1935年 上海博物馆藏款识:燕文贵溪山楼观图。真迹今藏故宫,笔法在关仝范宽之间,而精细过之。乙亥四月拟大意为翰臣先生雅鉴。吴湖帆。钤印:吴湖帆(朱白相间) 梅景书屋(朱) 待五百年后人定论(朱)


吴湖帆 庐山东南五老峰图轴125.8c m×6 4.1c m 纸本设色 1958年 中国美术馆藏款识:庐山东南五老峰。戊戌长夏吴湖帆写意。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宋建华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贵胄有种笔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