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舟的来华游历和北宗山水

2016-05-10 13:48:05


赵忠华 郭玲玲

雪舟,是活跃在日本室町时代的一名画僧,被尊称为日本“画圣”。1420年,雪舟出生于日本冈山县一个武士家庭,原姓小田。雪舟幼年时在当地的宝福寺出家,10岁来到京都相国寺,师从住持春林周藤,学习禅宗佛法,又拜师天章周文学习绘画技艺。1454年,雪舟离开京都来到周防(今日本山口县地区),受到周防大名大内政弘的赏识,并在今天的山口县山口市建造了画室,名为“云谷庵”。1462年,雪舟得到在日本扬名的元僧楚石梵琦写的“雪舟”两个字,便请教相国寺鹿苑院住持龙岗真圭。龙岗真圭为其作了《雪舟二字说》,其中有两句是“雪之纯净不尘者,心真如之体也;舟之恒动亦静者,心生灭之用也”。雪舟被龙岗真圭所讲的禅学哲理感动,从此改名“雪舟”,作为自己的终生名号。

雪舟之所以成为日本的“画圣”,与其在明朝时期留学中国大陆,学习中国传统绘画有很大关联。本文拟从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考察雪舟中国留学的成功,以及对其绘画成就的影响。

一、天时—入选遣明使

1467年,48岁的雪舟迎来了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转机。他乘上了大内氏组织的遣明使船,作为遣明使节来到了中国,开始了他的留学之路。

1.遣明使的选派

公元600年,日本第一次向隋朝派遣使节。使节的主要成员为汉学修养较高的官员以及优秀青年学生、学问僧等。这种官方派遣的交流形式在唐朝达到了高潮,繁荣的大唐文化让世界瞩目,同时包括周边的高丽、日本。不过,随着唐朝的没落,日本开始逐步重视自己的文化,于是,公元894年,由菅原道真的提议,遣唐使被废除。然而,12世纪末期,日本的贵族政治被崛起的武士阶级所取代,进入幕府统治时期。崇尚质朴的武士推崇当时宋朝由中国传入日本的禅宗,禅宗的传播重新带动了中日交流。虽然因为忽必烈的两次征伐日本,中日关系陷入低潮,但是两国在宗教上的交流没有间断,禅僧成了交流的主角。14世纪后期,进入镰仓幕府统治的日本,因为经济状况低迷,试图通过与明朝的通商而恢复国力,于是,中日交流史上的又一次规模宏大的遣明使团出现。

关于“遣明使”,日本学者绵田稔在其著作《汉画师》一书中是这样介绍的:

遣明使是向中国明朝朝贡的使节。15世纪初期,由室町幕府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开始施行。在严格控制次数的情况下,16世纪中叶为止先后派遣了19次遣明使。遣明使不以天皇为名,而是以幕府将军为名义进行编组。因为当时日本最初是没有受到明王朝的册封,所以遣明使团处于一个暧昧的位置。使团从第二回之后,以熟练掌握汉语的禅僧作为正使,剩下的就是僧人和俗人的混合组合。使船在宁波入港,接受入国审查,然后确定上京人员的数量,到紫禁城参见明朝皇帝并奉上贡品,进而换回巨额赏赐。在北京短暂停留之后返回宁波,然后再等待风向回到日本。〔1〕

从上面的资料我们可以得出几个结论,第一,当时日本与明朝的关系是附属的关系。此时中日的国力对比是中国占优势的。“靖难之役”后,永乐皇帝朱棣夺帝即位,也如乃父一样,派遣使臣宣谕周边诸国。而此时的日本随着室町幕府的建立与南北朝对立局面的结束,出于自身利益需求,也重新展开了对明交涉。永乐元年(1403)9月,幕府将军足利义满派遣使臣从宁波入贡明朝,不久又接受明朝“日本国王”的册封,正式加入到以明朝为核心的东亚区域秩序体系当中。第二,船在宁波入港,宁波在明朝一直是中日贸易唯一准入港口,所以当时宁波当地有众多中日僧侣和文人,进行佛教和文学艺术上的交流,而宁波也成为明朝时期中日交流集中地。第三,遣明使团从第二次以后由掌握汉语的禅僧作为正使,而且去北京直接面见皇帝的人是受严格限制的。这说明禅僧这个身份的重要性。日本禅僧都是具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基础,语言交流甚至可以做到无障碍。

遣明使是继遣隋使和遣唐使之后,又一次大规模的中日政府间的交流,先后持续了一百多年,另外,遣明使团主要任务是进行与明王朝政府之间的官方贸易活动。除第一次外,其余十八次的正副使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五山禅僧〔2〕。不仅如此,凡当时有志于游览中国山川风物之美、借以润色诗文的人,全都以居座、土官或者做他们的从僧而入明。由于以上这些人都喜欢吟咏诗文、钻研儒学,所以从中国带回去的大量的佛教典籍、诗文集、儒书、史书等〔3〕。

2.明代画院的发展

1495年,雪舟弟子宗渊创作的作品《泼墨山水图》中,有雪舟亲笔的题跋:

余曾入大宋国,北涉大江,经齐鲁郊至于洛求画师,虽然,挥洒清拔之者稀也。于兹长有声、李在二人得时名,相随传设色之旨兼破墨之法矣。数年而归本邦也……这里所记载的长有声,此人史籍无载,已无从可考。但是李在是当时明朝画院的一名职业画家,雪舟入明时在北京跟随李在学习绘画技艺,得到了其指点并传授了设色的要领和“泼墨法”绘画技巧。如此可见,雪舟的中国留学之旅,其在明代画院的学习经历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这就需要我们了解一下明代画院的相关情况。

明太祖朱元璋建国之初,出于政治教育、树碑立传等需要,下令进行艺术方面的创作活动。其目的在于利用美术作品来巩固和宣扬自己的统治,为此广招前朝画院之士和民间善画之人进入朝廷,绘制了一系列大型的壁画,来宣扬自己的政治功绩。除了壁画,还为开国功臣们塑造功臣像等,歌颂他们的开国创业事迹。由于为具体的政治目的服务,朱元璋需要摒弃自由抒发情感的元代文人画,提倡宋代的画院之风。同时,这些艺术创作活动迫切需要大量专业画家进入宫廷服务,于是众多画家应召进入内廷供职。至此,明代画院的雏形已经形成。

之后,明成祖朱棣对画院的建设更加重视,他曾试图效仿宋代翰林书画院的体制,建立明代翰林书画院。虽然后来因为政治动乱没有完成,但是对明代画院的构建完善做了很大贡献,而且对以后明代画院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明代画院进入初创阶段。

明代画院得到完善、达到鼎盛时期是在宣德、成化弘治年间,当时画院的规模甚至可以和北宋宣和画院相媲美。宣德到成化年间,由于政治的相对稳定,社会经济财富得到一定积累;加上明宣宗、明宪宗等皇帝对绘画的爱好和倡导,使得明代画院日益昌盛。此时的院体画,创作题材比以前更加丰富,风格更为多样,画院画风已经得到了根本确立,形成了融合宋代李成、郭熙、马远、夏圭各派系于一体的典型的明代院体格式。成形的院体绘画开始逐步脱离元代文人画的影响,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院体绘画的创作也达到了高峰时期。同时,元代画风受到排挤、摒弃,南宋的院体画风开始占据画坛主流。

然而,明朝廷腐败加剧,明代画院开始没落,日渐衰败。与此同时,在明代画坛上,吴派文人画开始崛起。明中后期,书法家、艺术理论家董其昌针对中国传统文人画创作所提出的“南北宗”论对后世影响很大,成为之后近三百余年文人画创作的主要指导思想。

禅家有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也。但其人非南北耳。北宗则李思训父子着色山水,流传而为宋之赵干、赵伯驹、伯骕,以至马、夏辈。南宗则王摩诘始用渲淡,一变勾斫之法,其传为张躁、荆、关、董、巨、郭忠恕、米家父子,以至元之四大家,亦如六祖之后有马驹、云门、临济,儿孙之盛,而北宗微矣。要之,摩诘所谓云峰石迹,迥出天机,笔意纵横,参乎造化者,东坡赞吴道子、王维画壁,亦云:吾于维也无间然。知言哉。〔4〕

董其昌将唐至元代的绘画发展,按画家的身份、画法、风格分为两大派别,认为南宗是文人之画,而北宗是院体画,且崇南贬北,提倡文人画的南宗,贬抑行家画的北宗;推崇吴派文人画,贬低明代院画和浙派山水画。

由此来看,明中期后,院体派已经受到打压,文人画开始崛起并成为绘画艺术的主流。倘若这个时期雪舟作为遣明使来到中国,那么就自然不会学到院体画的真髓,而受到当时画坛的影响去学习文人画了。因此雪舟在成化年间来到画院,由于当时的明宪宗非常喜欢绘画,又恰逢明代画院的鼎盛时期,正可谓占尽天时之利。

二、地利—留学之地

1.宁波

1467年,雪舟乘坐的遣明使船从日本九州出发到达中国宁波,在宁波把贸易品卸货,等待上京许可。期间,他在宁波停留了约一年时间,也因此到处游览山水,体验民风民俗。雪舟在宁波停留期间结识了一大批明州文士和画家,他画下了宁波府附近的山水风光,如《育王山图》《镇海口图》《四季山水图》《宁波府图》等。1468年,雪舟路经杭州、镇江、南京,一路北上,来到北京。雪舟在北京结交了不少文人墨客,更受当时的礼部尚书之托,为礼部中堂绘制壁画。1469年从北京回到宁波,等待季风返回日本。他的好友宁波诗人徐琏为之送行,并作《送雪舟归国诗》:“家住蓬莱弱水湾,丰姿潇洒出尘寰。久闻词赋超方外,剩有丹青落世间。鹫岭千层飞锡去,鲸波万里踏杯还。悬知别后相思处,月在中天云在山。”

宁波三面环海,其亚热带气候对于通航日本非常有利,加上便利的内河航行,可以经京杭大运河可以直达北京。而宁波和江浙地区的经济又比较发达,因此从唐代中期开始,宁波便成为中日海上往来的重要港口。入明以后,宁波便成为明朝法定的专通日本的唯一港口〔5〕。其次宁波属于杭州地区,南宋时期,杭州是京城所在地,也一直是当时的文化中心。宁波作为中日交流的窗口,日本使节能够在此长期停留,可以说,宁波当地的文化对于遣明使的影响以及宁波文人与遣明使的交流都在中日两国关系史上意义非常。

2.浙派

通过以上考察可以看出,雪舟在中国的行程,大部分的时间是在中国江浙一带活动。建立在南宋时期都城临安(今杭州)的南宋画院及其艺术活动,大大促进了浙江地区艺术的发展。南宋灭亡以后,许多画院画家散落民间,元灭南宋后,这些画家仍持续绘画创作,这为浙江地区南宋院体画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基础,该地区也因此形成了较深的南宋院体画传统。到了明代,明太祖朱元璋依照宋制建立画院,由于浙江地区的画工技艺较高而被大量征召入宫,奉职内廷。浙派创始人戴进(1388—1462)也曾入宫,但遭人毁谤,后只得于江湖卖画为生。但是由他所开创的浙派绘画与宫廷的院体画共同占据着明初画坛的主流,并成为明代最有影响力的画派之一。戴进的山水以取法南宋马远、夏珪为主,上溯北宋李成、郭熙,并及元人,出入各家,显示出丰富多样的风貌,终于自成一家。在浙派绘画的影响下,成化、弘治前后,宫廷内外的画风多倾向于粗笔水墨,以挺拔豪放取胜。加之浙派绘画风格的疏简而易于临习,使其在民间有着深远的影响,作品也多被制成版画,广泛传播,进而流入日本等地。戴进的画风无论是在宫廷内还是在宫廷外都有极多的追随者,所以在中国学习绘画的雪舟,其风格也必定受到浙派的影响。这一点从雪舟的山水画中就能够得到证明,雪舟的山水画无论构图、用笔、用墨,都能看到马远、夏圭等南宋院体画风格的影子。

三、人和—画僧的身份

禅僧一般有“讳”和“字”,讳是他们本来的名字,字是入籍以后的称号。雪舟的讳是等杨,“雪舟”是他的字。一般称呼禅僧时,先呼他的字,后称他的讳。比如雪舟,正式的称呼应该是“雪舟等杨”。从同时代禅僧的文书看,也有人经常称他为“杨知客”。知客在禅寺中主要管接待工作,地位不高。雪舟直到晚年还被称为杨知客,可见他在禅界的地位一直低下。但是雪舟获封宁波天童山景德禅寺(宋时的五山之一)“禅班第一座”的称号,这是第七十二代住持、无传嗣禅师赠予雪舟的称号。所以雪舟归国后,每逢署名必然写上“四明天童第一座雪舟笔”的字样。

室町时代,随着中日经济贸易关系的发展,日本的禅宗僧侣成了当时两国间文化与外交往来的重要使者。在绘画上,日本僧侣很推崇中国的水墨山水画。至14世纪末,这种具有中国风格的水墨画已流传到日本高等武士以及贵族家中。最初,这种画在寺院与贵族家里是以屏风或障子形式作壁面装饰的。至15世纪,在禅宗的大寺院内,以及在有权势的显贵府邸,禅僧已成为最有资格作这种山水画的高雅学者了。他们不仅画山水,还用中文写诗唱和,在画上留出空白,供友人题诗写词。于是,这种诗画轴的艺术形式开始风行日本。

作为去明朝进贡的使团,禅僧及其他使节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多地从明朝宫廷和寺院获得赏赐。同时禅僧还兼任鉴定书画和古籍等文物的真伪,确认价值做成贸易。在周防修行的雪舟,一边承担大内氏的文物鉴定和贸易助手的工作,一边收购宋元画,并一一摹写。于是,作为遣明使节,雪舟也被要求承担类似鉴定和购入文物的任务。

另外,雪舟利用在中国宁波的停留、去北京朝觐的各种机会,在各地写生名山大川和自然风物。

《各国人物图》就是雪舟在中国留学期间的写生作品之一,描绘了中国各阶层的各种人物形象,如“内官”、“秀才”、“道士”、“贵妇”、“百姓”、“平民女子”、“唱人”等。人物的体态、服饰及气度各异,又与各自的身份相宜,可见画家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和出色的表现能力。

结语雪舟之所以能成为日本“画圣”,其在中国的留学及游历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本文从雪舟留学的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对其在中国的绘画留学活动进行了考察。首先雪舟是作为遣明使节,乘着当时幕府派遣的遣明使船到达中国的。因和元王朝的两次战役而陷入经济困境的室町幕府,积极展开和明王朝的贸易,来复兴国内经济。这种担负着进贡任务的使船获得了明王朝的大量赏赐,幕府由此获利颇丰,从而更加主动且大规模地派遣使团来中国。雪舟正是为了学习正统的中国绘画,来到了当时与明王朝贸易频繁的周防地区,通过大名大内氏的推荐,成为遣明使团中的一员。另外,当时日本进入中国的入港地只有浙江宁波,雪舟利用在宁波停留期间,游览山水,积累了一定素材。除此之外,他还受教于李在等著名院体画家,且在具有南宋院体画传统的浙江地区结识了众多同好之士,受到了南宋院体画的深刻影响。最后,雪舟的画僧身份是其在中国的绘画学习的一个有利条件。他之前在大内氏曾有过鉴定文物的经历,于是可以成为入宫朝觐的使节之一,而这一路的游历也让他体验了各种名山大川与民风民俗,成就了他在水墨山水、人物、花鸟画上的整体创作能力。

雪舟从中国带来的北宗院体画风,给以后的日本画坛带来了很大影响,并且开创了以“云谷庵”命名的云谷画派。另外,开创于足利幕府时期的狩野派也受到了雪舟的影响,而近代新日本画的领袖狩野芳崖的画风也有雪舟的影子。由此可以看出,雪舟作为日本“画圣”,名副其实。

注释:

〔1〕绵田稔《汉画师》,ブリュッケ出版,2013年10月,第183页。本文日文文献的引用均为笔者译,以下略。

〔2〕南宋时期,禅宗发展迅速,在宋宁宗时期,模仿释迦牟尼在世时所建五精舍,把江南的禅宗根据地—径山万寿寺、北山灵隐寺、南山净慈寺、明州阿育王寺、太白山景德寺定为“五山”。日本又效仿南宋之制,把幕府所在地镰仓附近的建长寺、圆觉寺、寿福寺、净智寺、净妙寺定为“五山”。后来禅宗传播到皇室所在地京都,1342年,室町幕府选定的“五山”变成了以京都为中心的南禅寺、天龙寺、建仁寺、东福寺、万寿寺这五所寺庙。这些寺院里的五山禅僧不仅修行中国的禅学,还进行汉文学的创作、程朱理学的研究、汉籍的校注等。参照王建民主编《中日文化交流史》(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7年10月版,第68—71页)

〔3〕陈小法《关于日明佛教交流的考察—以〈策彦入明记〉为例》,收录于《四天王寺国际佛教大学纪要》(41),2005年,第41—64页。

〔4〕董其昌《画禅室随笔》、钱屋惣四郎、1840年、山口县立图书馆藏。

〔5〕明王朝把对外窗口市舶司设置在浙江宁波、福建泉州以及广东广州,这三处也是入贡船只的指定入港口。其中,宁波为日本、泉州为琉球、广州为暹罗的指定入港地。


[日]雪舟 潇湘八景图卷 50cm×615cm 纸本墨笔


[南宋]夏圭 烟岫林居图页 25cm×26.2cm 故宫博物院藏


[南宋]马远 梅石溪凫图页 26.7cm×28.6cm 故宫博物院藏


(作者单位:日本国立山口大学大学院东亚研究科、山东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雪舟的来华游历和北宗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