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艺术的概念辨析

未知   2016-05-08 11:14:46


尽管“当代艺术”一词是在西方(北美和西欧)艺术界率先使用的,但是西方艺术界中的专家对它的理解并不一致。福斯特(Hal Foster)曾经就“当代艺术”(contemporary art)的理解问题给北美和西欧一些专家发去调查问卷,回收的答案可谓五花八门。[关于当代艺术的不同理解,参见福斯特(Hal Foster)对北美和西欧的美术馆馆长、策展人、批评家、美术史家的调查所获得的反馈,Hal Foster, “Contemporary Extracts,” http://www.e-flux.com/journal/ contemporary-extracts/]在汉语中,当代艺术是一个新概念。尽管从20世纪70年代末,在正式出版物中就已经使用了“当代艺术”这个概念,但是在整个80年代“当代艺术”一词只是在翻译外来文献时偶尔使用,直到新世纪之后这个词语的使用频率才逐渐多了起来,特别是2006年以后,“当代艺术”一词才得到广泛运用(统计附表略)。在“当代艺术”一词流行之前,中国艺术界用的是“现代艺术”。今天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高潮的1989年大展,当时也是在“中国现代艺术”的名义下进行的。同一个对象或同一种现象,在当时被称作“现代艺术”,在今天被称作“当代艺术”,这并不是因为中国艺术界本身有了突变,出现了新的艺术运动,而只是称谓上的不同。

这种称谓上的改变,导致在中国艺术界中,“当代艺术”在名义上可以包含“现代艺术”,就像“89中国现代艺术大展”如今被划入当代艺术领域一样。不过,我想强调的不仅是这种名义上的包含,而且是实质上的包含。在北美和西欧的艺术界,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之间明显的边界,在中国的艺术界中模糊了,或者根本就不存在。

在北美和西欧艺术界,关于当代艺术的起点有许多不同的说法。比如,丹托(Arthur Danto)就观察到,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艺术界发生了重要的转变,60年代的艺术家能够明确地感觉到艺术边界的存在,到了70年代这种边界就消失了。由此,丹托将70年代以后的艺术称作后历史阶段的艺术。当代艺术就是后历史阶段的艺术。[Arthur Danto, After the End of Art: Contemporary Art and the Pale of History(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7), p.14.]作为后历史阶段的当代艺术不可能有历史。然而,中国当代艺术的起点与北美和西欧当代艺术不同。中国当代艺术不是起源于艺术边界的模糊,而是起源于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反叛。换句话说,北美和西欧当代艺术起源于后现代主义与现代主义的分野,中国当代艺术起源于后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分野。就区分性来说,后社会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分野,远胜于后现代主义与现代主义的分野,因此与西欧和北美当代艺术相比,包括中国在内的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当代艺术的起点和特征都更为清楚。[See Ales Erjavec (ed.), Postmodernism and the Postsocialist Condition: Politicized Art under Late Socialism (Francisco: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3).]

作为后社会主义艺术,中国当代艺术起源于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反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在外观上体现为红光亮,在内涵上体现为假大空。作为后社会主义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就起源于对虚假的拒斥、对真实的追求。在这种意义上,中国当代艺术与东欧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当代艺术没有不同。中国当代艺术与东欧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当代艺术的区别在于,前者对于真实的追求是渐进的,后者对于真实的追求是突进的。原因在于中国的改革与东欧国家的革命不同,中国的改革是渐进的,东欧国家的革命是突进的。

有了这种区分之后,我们不仅能够将中国当代艺术与西欧和北美的当代艺术区别开来,而且能够将中国当代艺术与其他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当代艺术区别开来。处于后历史阶段的西欧和北美的当代艺术没有历史,突进的东欧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当代艺术也没有历史,只有渐进的中国当代艺术才有明显的历史。

由此,我们不得不进入对历史概念的反思。历史既是过去的事情,也是对过去的事情的叙述。如果从广义上来理解叙述或者叙事,所有的历史都是关于历史的叙事。在叙事之外的历史事实是不可知的,就像在康德意义上的物自身是不可知的一样。我们知道的只是透过范畴显现的现象;同样地,我们知道的只是在叙事中的历史事实。好的历史叙事,不仅体现在接近历史事实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便于传颂上。而便于传颂的历史叙事,需要像故事一样具有诸如起承转合之类的情节。后历史阶段的西欧和北美的当代艺术没有提供这种情节,因此有艺术的终结和艺术史的终结之类的说法。[Hans Beltin, The End of the History of Art, trans. By Christopher Wood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7).]东欧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当代艺术则没有提供历史叙事所需要的时间长度。我们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发现了历史叙事所需要的“情节”和“时长”。简要说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就是不断逼近真实的历史。


方力钧 水墨小稿 61cm×85cm 纸本墨笔 2009年

(作者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刘光

上一篇回2015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当代艺术的概念辨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