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古自出机杼 且看“四王”风流

邢晋   2016-05-08 11:14:29


口 邢晋

  编者按:有清以来,清“四王”绘画饱受诟病,曾一度被称为“泥古不化”的象征,康有为、陈独秀等人对“四王”几乎全盘否定,徐悲鸿评价王石谷时说“学生们都比他们画得好”。随着传统艺术精神的理性回归,艺术界开始重新审视“四王”绘画的价值,这些年尽管仍存争论,但“四王”愈来愈引起人们重视,甚至临摹学习“四王”的当代“大家”亦不乏其人。三百年前的“四王”,或许在自觉实践着某种绘画观,即结合书法的核心理念,将笔墨的抽象能力尽情发挥,直至极致,而丘壑结构犹如文字结构,过去就是当下的存在。王鑑、王石谷可谓集山水画法之大成,承前启后;王原祁的山水画极富现代构成意识,即便今人亦受惠良多。这几年“四王”绘画在拍卖场上动辄数百万甚至过千万的成交价格,足见市场对其艺术价值和历史地位的认可,也在矫正此前对其偏激批判和一味否定。本期所作“四王”专题,旨在希望学界、美术界同仁对其绘画投入更多的理性思考,而天津博物馆藏“四王”作品,多为其代表作,尤其王石谷、王原祁的绘画,涵盖其绘画实践始终,足堪研究。本期集中的几篇论文或从全新角度论证了王原祁的绘画思想,或对王翚绘画风格作系统分期和研究,并指出其鉴定依据,或重新阐释王鑑的生平与创作,学术性和实用性自不待言。

王时敏、王鑑、王翚、王原祁四位生活于清代前期的画家,史称“四王”。这一称谓,初见于清代画家盛大士的《溪山卧游录》:“国初画家,首推四王。吾娄东得其三,虞山居其一。”“四王”包括两代画家,王时敏和王鑑为一代,他们共同的学生王翚及王时敏之孙王原祁为第二代。以山水画为主的“四王”绘画,画风较为接近,又各有侧重,总体而言继承自宋元发展而来的文人画传统,并直接受到明末董其昌绘画思想的影响。他们通过仿古,熟练掌握前人笔墨技巧与图式,以适应自身发挥笔墨情趣的需要,所谓“集其大成,自出机杼”。这种以精湛笔墨构成的抽象山水,是中国传统文人画合规律发展的结果,契合了一批文人士大夫“寄乐于画”的审美需求,故 “四王”山水画艺术在清代被奉为“正宗”。四位画家不仅生前名驰画坛,且身后对清代山水画坛也产生了巨大影响。

天津博物馆藏“四王”书画作品六十余件,且不乏精品。以下择其重点进行介绍。

王时敏(1592-1680),字逊之,号烟客,晚年归隐后自署西庐老人。江苏太仓人,崇祯年间为太常寺卿。其祖父王锡爵为明万历年间首辅。1645年,清军至太仓,王时敏率众开城迎降。后隐居于西庐,寄情翰墨。其画艺少年时得到董其昌指授,并得以观摩和研习家藏及董其昌所收藏前人名迹。王时敏山水画以黄公望为宗,摹古功夫深厚,笔墨讲求法度,用笔含蓄、圆润,格调秀雅苍润,但景物章法上却大同小异。早、中期风格比较工细清秀,晚年多苍劲浑厚之趣。有《西田集》《西庐画跋》传世。

王时敏的花卉作品并不多见。天津博物馆藏王时敏《仿文徵明竹茄图轴》(纸本墨笔),绘折枝茄与竹,但淡墨写意,浓墨点睛,虽寥寥数笔,率性而为,墨亦分五色,趣味盎然,颇具明代沈周以降的写意花卉之风。王时敏虽以画名,但其书法亦佳,尤以隶书为精。天博藏王时敏《隶书轴》(纸本),录唐代李绅《忆春日太液池亭候对》一诗,结体方俊,运笔圆润,遒劲平稳,雍容深厚,气度不凡。

王鑑(1609-1677),字圆照,号染香庵主。江苏太仓人。明代著名文人王世贞曾孙。明末官廉州太守,故有“王廉州”之称。入清后隐居不仕。家中收藏古代书画名迹甚多。年少时受文学艺术熏陶,尤喜绘事,领略古人运笔用墨之道,神融心会。其与王时敏门第、身份、志趣、年龄相仿,经常相互切磋画艺学问。山水画,继承董源、巨然和“元四家”传统。早年多学黄公望,风格与王时敏相近;中晚年吸收董源、巨然、王蒙画法。善用中锋尖笔,墨色浓润,皴法细密,所作青绿山水,烘染得法,墨彩相融,艳不伤雅,富有简淡的情趣。画风较王时敏有变化,技法亦更全面,但同样以仿古功力受人称道。王翚、吴历早年均得其指授。有《染香庵集》《染香庵画跋》传世。

天博藏王鑑《仿古山水册》(纸本设色)由著名收藏家张叔诚先生捐赠。此作作于康熙元年(1662),画家65岁。画册共二十开,分别仿董源、巨然、李成、惠崇、赵令穰、赵孟頫、倪瓒、黄公望、吴镇、王蒙等名家笔意,风格各异,既有简淡疏朗之作,又有繁密厚重之笔,并有青绿山水,设色艳而不俗。虽仿各家,实能融会己意,体现出王鑑绘画的多种面貌。画家作于68岁的另一《仿古山水册》(纸本设色),同样由张叔诚先生捐赠,共十开,分别仿许道宁、江参、赵孟頫、黄公望、倪瓒、吴镇、马琬、赵元等笔意。册后有翁同龢题跋,认为“青绿一幅尤妙,其余仿宋元作,随笔挥洒,所谓本家笔也”,确是见解独到。

王鑑72岁所作《仿吴镇山水图轴》(纸本墨笔),仿吴镇,故笔法粗而不细,干湿并用,水墨苍莽,淋漓雄厚而层次分明,有清旷、静穆之感,是画家晚年佳作。《仿王蒙云壑松荫图轴》(纸本墨笔),此作无年款,以深远法构图,意境幽深。山石取法王蒙作披麻皴加解索皴,布局繁密却不失灵动。笔墨看似松动,实则沉稳有力,有雄浑之气。

王翚(1632-1717),字石谷,号耕烟散人等。江苏常熟人。是“四王”中唯一的职业画家。20岁被王鑑收为弟子,从此精研画理,大量临摹古人名作,文思画艺大进。后王鑑远游,又将其推荐于王时敏学画。自此画艺益臻成熟。康熙三十年(1691)受诏作《康熙南巡图》。王翚认为山水画应“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而泽以唐人气韵,乃为大成”,故其画艺从临古着手,能兼学诸家,注重南北宗的结合,同时注意观察自然,摄取真景。作品则笔墨的丰富与丘壑的多变并举,具有一定的真实感和生活气息,雅俗共赏。因常熟有虞山,故后世称王翚及其弟子为“虞山派”。

天津博物馆所藏王翚作品在“四王”藏品中最为丰富,且涵盖了画家各个年龄段、不同风格的作品。《仿巨然楚山欲雨图轴》(绢本设色)作于康熙十九年(1680年),此年画家49岁。此图作远山峰峦高耸,天色阴郁,云雾蒸腾。近景湖面开阔,水阁重重。画家以淡墨点染远山,并略染山峦周围绢地,以示云层低暗。再用湿笔描绘山石林木,或点染或留白,将远山迷濛,空气中弥漫着水气,山雨欲来之时的南国景致描绘得十分真切,引人入胜,显示出王翚深厚的笔墨功力,是其早年摹古佳作。此图画面上方有清初著名花鸟画家恽寿平题诗。“四王”与恽寿平、吴历合称“清六家”,其中只有恽寿平以创作花鸟画作品为主。其与王翚有莫逆之交,彼此常往来,游历山水,斟茗倾谈,切磋画艺,恽寿平赠王翚诗中有“白首兄弟相见少……人生能得几知音”句,可见彼此交往之密切程度。

《柳岸江舟图轴》(纸本墨笔)由张叔诚先生捐赠,作于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画家79岁。此图一改王翚笔墨工致、技巧多样的特点,纯以水墨及松动的笔法绘西湖美景,以平远构图,展现江南山水丘壑。近景坡岸水渚,垂柳成行,枝干参差,各具形态。远景群山,连绵起伏,湖上有轻舟张帆而行。观此图,江南春风似扑面而来。

作于84岁的《云山竞秀图卷》(纸本设色)同为张叔诚先生捐赠。此图是王翚为清代著名书画鉴藏家安岐三十寿诞所绘。图中峰峦变幻,烟雨吞吐,草木映发。在郁密苍润的气氛中,又极尽楼阁、舟桥、行旅、牧放的工致描绘,取境宏富。墨彩出众,设色淡雅,笔触灵活多变,堪称王翚晚年之杰作。安岐所居沽水草堂,在天津城东南,故此幅作品与天津颇具渊源,其中所描绘景色很有可能参照了当时天津的真实景致。

王原祁(1642-1715),字茂京,号麓台。江苏太仓人。王时敏之孙。康熙八年(1669)中举人,次年登进士,此后一生为官,官至户部左侍郎。在南书房供职期间,康熙帝常观其作画,并做诗赐赠,有“图画留与人看”之句。其自幼得到祖父传授指点,后又得王鑑指导。其画风承继王时敏,主要受黄公望影响,但笔墨功力更加深厚,自称笔端如金刚杵,使其作品中抽象的笔墨具有了独立的审美价值。注重用色,将墨与色相结合是王原祁作品的另一特点,故其设色作品色中有墨,墨中有色,错综迷离,有醇厚斑斓之美。因太仓位于娄水之东,故后世称王原祁及其弟子为“娄东派”。论画著作有《雨窗漫笔》及《麓台题画稿》等。


[明]曾鲸 王时敏小像64cm×43cm 绢本设色 天津博物馆藏款识:逊之尚宝二十五岁小像。句吴顾秉谦题。万历丙辰五月曾鲸写。钤印:顾秉谦印(朱) 瀛洲学士(朱白相间) 曾鲸之印(白) 波臣氏(白)

王原祁《仿黄公望浮峦暖翠图轴》(纸本设色),作于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时年画家64岁。《浮峦暖翠图》是黄公望名作。董其昌、王时敏、王鑑等人均有临作。此图结构严谨,山石左右交错而上,水流迂曲,山腰云霭浮动,树木葱郁,颇得黄公望“山头要折搭转换,山脉皆顺,此活法也”的构图要领。笔墨亦以黄公望为宗,干笔反复皴擦,浓墨点染,使山体厚重苍浑的同时又有蓬勃生气。

《仿古山水册》(纸本设色)由张叔诚先生捐赠,作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画家72岁。此册创作时间长达一年,分别临仿董源、荆浩、关仝、米芾、赵令穰、李成、赵孟頫、倪瓒、黄公望、吴镇、高克恭、王蒙等宋元名家笔意。笔墨精妙,设色典雅。既能传达各家气韵,又见王原祁自身风貌,是画家晚年的精心之作。

画家73岁《仿倪黄山水图卷》(绢本墨笔),采用平远构图,显示画面的空间感,营造出山川空寂的艺术效果。山石轮廓以墨笔勾勒,淡墨皴染,几点浓墨点苔为画面平添生趣。作品笔触劲挺,墨色沉郁,勾勒点染挥洒自如,为画家晚年精品。

方薰在其《山静居画论》中所谓“海内绘事家,不为石谷(王翚)牢笼,即为麓台(王原祁)械桠”,可见“四王”对于清代山水画坛的影响之重。而清末尤其是五四运动之后,“四王”绘画艺术的地位一落千丈,时至今日,仍然褒贬不一。梁启超认为:“凡一学派当全盛之后,社会中希附末光者日众,陈陈相因,固已可厌。其时此派中精要之意,则先辈己浚发无余,承其流者,不过裙掂末节以弄诡辩。”虽本针对学术而言,但却一语道出“四王”一派没落之缘由。故对于王时敏、王鑑、王翚、王原祁四位将“四王”山水画艺术推向顶峰的画家之研究与评价,应该更加地客观与辩证,而非以简单的“泥古不化”作为其艺术特点的标签。正如王原祁自题画跋云:“不在古法,不在吾手,而又不出古法我手之外。”


[清]王时敏 仿文待诏竹茄图轴57cm×29cm 纸本墨笔 天津博物馆藏款识:往见文待诏有此图,戏为仿之。烟客。钤印:王时敏印(白) 烟客(朱) 藻儒鉴藏(白)

(作者单位:天津博物馆书画部)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宋建华

上一篇回2015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法古自出机杼 且看“四王”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