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小札

2016-05-08 10:46:17


口 檀东铿

檀东铿,1943年生于福建福州,祖籍永泰。1965年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曾任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硕士生导师,福建省美术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陶行知画院院长、海峡瀚蓝书画研究院院长,福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等。现为福建省画院、福州市画院特聘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出版有《中国近现代名家精品选·檀东铿工笔花鸟画》《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檀东铿》《百年东方美术—檀东铿作品集》《工笔花鸟画》等。


檀东铿 沐露疏风醉明月 68cm×68cm 纸本设色 2010年


檀东铿 疑是秋江落彩霞 68cm×68cm 纸本设色 2004年

我从事中国画的学习和创作有五十多年了,平时想的多,画的多,却较少亮出自己的艺术见解和别人交流,总觉得画画是自己画自己的,别人怎么画不要去管别人,自己走自己的路。现在想想,自己已经七十出头了,什么都不说,这些画画所得见解,说不定就这么了无尘缘,将来随我而去了。所以提笔还是将这些东西写出来,也许对同行,对后学还有些探讨的作用。因为,东拉西扯,内容比较零乱,集之为束,就叫它丹青小札吧。

一、画家的艺术风格

画家的艺术风格,许多画画的人也包括许多中国画的欣赏者都喜欢谈这个。因为绘画艺术讲的是美,社会对美的需求是多样化的,只有画家通过创作展示出不同的艺术风格,才能满足欣赏者多样化的审美需求。清李方膺就说过:“画家门户终须立。”更早晋代的王廙也提到过“画乃吾自画,书乃吾自书”,强调的就是绘画创作要有个人的艺术风格。但是个人艺术风格的形成要有一个过程,它是由画家不同的生活经历、立场观点、艺术素养、个性特征在创作中逐渐表露的,又是通过学习和艺术实践,在处理题材、驾驭体裁、描绘形象,运用表现手法等方面从幼稚走向成熟。个性寓于共性,个人艺术风格的形成还离不开时代、民族的风格。所以我觉得一个习画者在他初学之始,乃至未成熟的阶段,不要过分强调艺术的个性而忽视了向前人、向师友、向同时代人的学习和借鉴。清郑燮说:“未画之前,不立一格,既画之后不留一格。”这话讲得有道理。

艺术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一个画家在艺术风格的追求上要考虑到人民大众的欣赏需求,对那些与时代与人民大众格格不入的画风不要盲目强调。齐白石早年学画受八大山人影响较大,到北京后,最初他的画一直未被社会所看好,后来,他听取了陈师曾的建议,一改原先冷僻孤傲的格调,而融入了清新的民间艺术,来了个“衰年变法”,遂成就了后来的齐白石。

二、画路

画工笔花鸟画和画其他画一样,画路要宽。画路宽的画家,表现手法多样,创作出来的作品就会做到面貌不一,避免雷同。我们福建几位前辈花鸟画名家,他们画路都很宽,既能工又能写,既会画花鸟又会画山水人物,像郑乃珖、陈子奋、宋省予、蔡鹤汀、蔡鹤洲、林子白等。现在画工笔花鸟的人不少崇尚宋代花鸟,不错,宋代花鸟画是中国古代绘画发展的一个高峰。花鸟画发展到宋代技法技巧走向成熟,而且由于朝廷的倡导,创作繁荣,名家辈出。另外,宋代花鸟画崇尚观察写生,给宋代的花鸟画带来了浓郁的生活气息。但是由于时代的局限,那时写意花鸟画还在发生发展阶段,直到元明清,它才在不断丰富发展的过程中走向成熟。因此,宋画花鸟当时还不能与写意花鸟画在表现手法上有更多的融会贯通,相对比较柔弱。工笔花鸟画发展到今天,我们完全有条件在学习和创作中多方面吸取营养,向不同的画种,向元明清近现代当代的工笔花鸟、写意花鸟、山水画,乃至外来画种学习借鉴,使我们的表现手法更为多样,画路更宽。我们要有更多的包容性,不应当像宋代宫廷画院考试一样,以黄派花鸟为标准,排斥其他风格流派,从而局限了工笔花鸟画面貌的多样化。


檀东铿 东风吹绽丛丛花 136cm×68cm 纸本设色 2005年

三、线描

传统工笔花鸟画离不开线描。六法中的“骨法用笔”,在工笔花鸟画种中应当理解为主要是针对线描。线描要画得流利匀停并不是太难。每天坚持画,执笔得法,画上一段时间自然达到这样的要求。但是线描要画得有变化,刚柔相济,方圆结合,充分地发挥线描的表现力,达到应物象形,能表现对象的精神,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至于线描的书法味、金石味及成熟的个人线描风格,就需要更多的努力,需要画外功,甚至需要一辈子的努力。现在一些年轻人学画,希望“速成”,他们不愿在这方面“浪费时间”。他们将“重线描”斥之为保守,轻视线描在工笔花鸟画中的表现力,甚至有的在工笔花鸟创作中完全抛弃毛笔勾线,只用铅笔打稿。

画画怎么画,完全有个人的自由,千篇一律不好,但是千年以来产生发展的一些优秀绘画传统,还是应当提倡继承和发展的。工笔花鸟画重视线描还是遗弃线描,它产生的画面效果、作品韵味让观众去评说吧。

四、写生

工笔花鸟画的学习,继承是重要的。前人云:“学不师古,如夜行无火。”“凡画入门,必须名家指点,令理路大通,然后不妨各成一家,甚而青出于蓝,未可知者。”这都是学画的经验之谈。但是继承传统,师承名家,不是目的,而是“借古以开今”。说到“借古以开今”谈何容易,怎样认识传统、理解传统,怎样正确地师承,很重要的一步就是面向生活。通过观察写生“师古而化”。当今的工笔花鸟画学者,还是重视生活,重视写生的,他们喜欢采风。不过怎么写生,是光靠摄影取象,放大复印之类的省事“捷径”,还是扎扎实实地面对写生对象多做提笔写照,练习造型,取得写生经验?这值得考虑。


檀东锵 源头活水 136cm×68cm 纸本设色 2009年

工笔花鸟画对物写照是需要的,然而要摆脱照相式的写生,提炼更重要,应当在不断地写生中学会观察,学会提炼出优美的造型。我的老师郑乃珖先生,大家都称他为写生派大师。他一生画了许多画,有很多画都是写生所得。他画得百多幅瓜果时鲜、不同种类的花卉、菊花、牡丹等等,都是对物写照。而更为难得的还在于他善于在写生中提炼,他在写生对象形体的剪裁上,在把握对象的势态上都下了很深的功夫,所以他画的花鸟画形态特别生动传神。

说到写生,仅是对物观察写照还是不够,更高的阶段应当是移情入画,在写生观察中注入画家的情感、对美的追求,让写生的对象更具神采,更具画家的个性追求。清石涛有一句名言:“对花作画将人意,画笔传神总是春。”我觉得值得我们在写生中好好地琢磨。

五、时代气息

花鸟画和人物画不同,它不太可能直接地表现画家的政治倾向,如果在画面上生硬地题上一些政治口号标语之类,反而让人反感。但是花鸟画还是有一定作者倾向性的表露,还是有其时代烙印的。宋末郑思肖画兰,元代水墨画的盛行,清初八大山人的“画笔无多泪点多”,扬州画派不少梅兰竹菊的作品,都带有它的时代烙印、画家情感。今天,我们国家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日益强盛,欣欣向荣,我们的花鸟画也要反映这样的时代,也要适应这个时代人民大众的健康审美需求。所以我画花鸟画总喜欢画得精神,给人向上、愉悦之感,给人健康的美,让人从我的花鸟画种感受到一定的时代气息。

六、修养

画画讲究内涵,内涵丰富的画耐人寻味。而作品的内涵和画家的艺术修养却有很大的关系。古代的很多画家都来自于士大夫阶层,他们的文化修养都很高,即使一些平民出身的画家通过自身的学习及上流社会的文化熏陶,他们的艺术修养也有了深厚的积淀。


檀东铿 花枝俏 68cm×68cm 纸本设色 2008年


檀东铿 吉祥如意 68cm×68cm 纸本设色 2012年

所谓的艺术修养首先自然是画画的基本功,还有就是相关画种的实践和涉猎、中外绘画的研究、艺术理论的学习等。对中国画来说,画家画论的研究、中外美术史、中国文学、哲学、书法等等都是很重要的。人生是有限的,一个画家不可能样样都通,样样都精,但是多方面的艺术修养无疑是有益的。郑板桥主要成就在绘画兰竹,但他诗书画三绝,多方面的艺术修养极大地增强了他作品的魅力。吴昌硕早在画画成名之前书法、篆刻方面就卓有成就,又是前清举人,后来他以书法和金石之法入画,把中国的大写意花鸟画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齐白石是个木匠出身的画家,但是他早年在传统绘画上下过深功夫,他不出书法名,却写得一手好书法,篆行隶草都写得很有个性,印章也刻得好。他深谙“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的道理,古诗也写得清新且饶有韵味,不愧是一代中国画大师。就说现代工笔花鸟画大师于非闇,他花毕生精力主攻宋画花鸟,尤其对宋徽宗的花鸟画做过专门研究;他写瘦金书,以瘦金书的笔法作双勾;他种花养鸟;对中国画颜色做了很深的研究。我们福建两位工笔花鸟大师陈子奋、郑乃珖,他们对书画修养也很全面,他们都是工写兼能的高手,又是人物、花鸟、山水兼长的画家,他们在书法篆刻上都很有造诣,继承了以书入画、金石入画的优秀传统。

总之,我觉得画画不应当只是简单的笔头功夫,还应当把它当成一门大学问,去学习它、研究它,你会觉得其乐无穷。和我老师一样,我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画画。为了画好画,我对中国文学,特别是古代文学中的唐宋诗词、散文等都作了研读。我没想当书法家,但我喜欢传统书法,从“文革”开始我就利用业余时间对古代名帖作了反复大量的临写。我教过中国美术史、中国画论,带过这方面的研究生。大学生涯中,我对哲学、逻辑学、中国通史等均有浓厚的兴趣,我想这些对学习攻研花鸟画还是有帮助的。我也喜欢山水画,我的老师当年曾对我说:“你画花鸟画,要先学些山水,这样笔法才会松活。”我按老师教导去做了,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山水画,而且我在学习工笔花鸟画的同时也进行了写意花鸟画的学习,临写了大量写意花鸟名家之作,我想这些对我后来的工笔花鸟画创作一定是有益的。■

上一篇回2015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丹青小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