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荣春绘画辑评

2016-05-10 13:18:22



阮荣春 山里人家 53cm×200cm 纸本设色 2012年

阮君荣春,艺院师首、画坛名家,早已名满宁沪,渐至播誉海外。其治学也,高屋建瓴,博古通今,既开研究民国美术史先声,又创中国佛教兴于南方之说,复致力于艺术史与考古学之交叉,著述丰富,多有建树,虽根究他律而不离本体,治史有方,而筑基赏鉴,故艺术品味自高。其作画也,承古出新,自成一家。所作山水,尚三气,三力。三气者:静气、文气、正气是也。三力者,造型造境能力、用笔用墨能力、营造气韵能力是也。故大幅小帧,莫不丘壑清新,笔墨精妙,气格雅正。不以眼球效应为依归,亦不以空泛内美为口实,其善以画史真知为鉴,其画之“古不乖时,今不同弊”,良有以也。

今之艺坛画家,每以学者型自诩。所谓学者型画家者,绝非仅袭一家皮毛,以矫枉过正为己任,以空谈内美为时尚,必也熟知艺术规律,深谙国画妙理,学究天人,通权达变,入古出新者也。如阮君者,无愧真学者型画家也。其理论学术视野开阔,融会贯通,故有问题意识。其绘画以理论为先导,穿透时弊,故独出手眼。阮君正在壮年,于学于艺,获此成就,来日正未可限量也。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阮荣春在艺术史研究方面成果丰硕,中国画创作领域也独开境界,以不同一般的个性化品格为当代中国画演进做着新探索。

放在中国绘画史的背景下看中国画探索,首先要尊重传统,传统中积极有益的养分我们要吸收,而且必须保留!其次是顺应时代,中国画探索作为一种文化行为,它应该为当代文化新的演进服务。荣春在这两方面做得都不错。从传统的视角看他的中国画作品,特别注重对传统格法与气韵表现的追求,善于提取传统笔墨中造型性与独立审美性双重功能,所以他运笔构形自如而准确,线条本身又能独立畅行,反映出用笔的质量。他用墨特重与水的“合作”,墨在他的画中,虽然与笔复合来为造型服务,但更多是为了造韵,那云气的飘逸与山水的蒙眬全赖这神奇的水墨而为之。在意境表现上,阮荣春也是当代画坛中特有办法的画家之一。无论巨幅长幛,还是盈尺小品都那么的精彩,景致少少许,意趣却那么深远。我认为,荣春对传统的理解,对中国画笔墨的体悟与潜心研究,都将自己置入在当代活跃的画家之列,我期待着我的这位大弟子为中国画的当代演进做出更大的贡献。

—林树中(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阮荣春 绣球写容 180cm×97cm 纸本设色 2014年

阮荣春身兼学者与画家,在当代,他是画家里面最有学问的,也是学者里面画画得最好的。

阮荣春提倡静气、文气、正气,墨韵、气韵、神韵,确实画得好。对于他的画评价,第一,用笔准确,为什么准确?因为他非常精到,把书法和画的用笔运用得非常好,当然也有生动。第二,用色沉稳,颜色非常稳重,非常高雅,有点古意。第三,意境高雅,他的画一看就是文化程度很高的人画的,没有那么多书的涵养,没有那么多的积淀,绝对画不出来。

笔力雄健,墨色浑融,境界清俊,气韵高逸,风格儒雅,趣味平和,乃是阮荣春绘画的追求。他身体力行地把自己的绘画思想落到实处,他期望不仅以自己的理论,更以自己的实践来影响当代中国画的发展。这注定是一条有争议的路,也是一条漫长的路。中国画的发展,需要争议,需要不同的道路,尤其需要阮荣春这样的学者型画家、画家型学者。

—黄格胜(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西艺术学院院长、教授)

自俞剑华起,南京的美术理论界就有理论研究与绘画实践并重的传统,阮荣春秉其学脉,亦遵其道。他曾先后于南京师范大学、南京艺术学院接受了系统美术史教育,并于日本早稻田大学获得美术史博士学位,以佛教美术史、中国绘画史研究享誉学界,对传统画史有着自己独到而精深的理解,尤于沈周、弘仁、龚贤着力甚多,有专门研究之著述。而其绘画实践,正是基于他的理论研究,以沈周之笔意、弘仁之结体、龚贤之积染为基础,吸收20世纪山水写生之视觉体验,于传统笔墨之中营造出新的视觉空间,于今日画坛,颇具个人风貌。

在阮荣春的画面中,我们看不到时下流行的笔墨、造境,而更能感受到一种清冷峻拔的文静。正如张荣国曾评其“精通佛教之义理,谙熟传统文化之精髓,画理画法了然于胸,由于深厚的文化积淀作根基,加之三十余年的浸淫画艺,因而他的画具有了‘文化的厚度’和‘精神的纯度’,意蕴丰富,耐人寻味”。


阮荣春 云淡峰青松高水长 180cm×97cm 纸本设色 2014年

……他如其治学一般不在偏、怪、纵、野之中寻求表达,而是在正、雅、静、文中寻求寄托,既不偏执于传统,也不迷信于新异,而是在两者的调和中试图表达现代文人的内心感怀。或许,从某种角度上称他为“新院体”画风,是恰当而准确的判断。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今天很多带有写生流弊的中国画,和传统中国画的境界的高度是有差距的。阮荣春在这个时候提出他的创作观念,提出要静、文、雅。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非常赞同阮荣春自己在创作实践中的理想追求。今天看到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包括花鸟画存在的问题,确确实实,我们仅仅注重了它对于形象的表达、对于意境的营造,但往往忽视了笔墨个性以及笔墨个性渗透出来的文化格调。这是今天谈到传统文化中流失最重要也是中国文化精髓的东西,从个人创作的角度来讲,我非常赞成、敬仰阮荣春提出的创作观念。

今天看阮荣春山水画发生了一些变化,和我在南京所看到他的山水画风貌有所变化。现在的画用笔特别湿润,把当代山水画中的一些用水的新传统,包括水彩画的技巧,融汇到画面中,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尚辉(《美术》杂志执行主编)

阮荣春是创作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范例,是理论主张创作追求相统一的务实画家。在理论方面很宽,更重要是在创作理论方面有自己的理论,比如提出的文气、正气,包括气韵能力,这些都是对于当代创作方面非常重要的理论。而且他这种理论是和他的创作密切相关的,这一点阮荣春先生在这两方面的结合比较好。其实,从他的画来看,不仅是有文气、正气,他的画还有一种静气,这是很难得的。在我们看习惯了比较粗放的画以后,再看阮荣春的画,给人一种清醒的感觉。在具体的画法上也有他的特点,比如他的松树,确实给人一种清风徐来之感。树干在画法上采用类似于没骨的方法,这和别人有一些区别,有自己的追求,我觉得非常难得。

—李一(《美术观察》杂志主编,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宋建华


阮荣春 暖阳日 纸本设色 2013年


阮荣春 仁智之乐 纸本设色 2010年


阮荣春 春山晨起 180cm×97cm 纸本设色 2014年


阮荣春 夫妇松 180cm×97cm 纸本设色 2014年

上一篇回2015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阮荣春绘画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