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书通禅

邱文颖   2016-05-08 11:54:45


囗 邱文颖


《墨香佛音:敦煌写经书法研究》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

敦煌石室秘藏从20世纪初被发现至今,受关注的热度一直未减,学者从宗教、艺术、考古、文学、语言、科技、建筑等方方面面对其文献、文物进行研究,是为“敦煌学”。其中写经书法在书法界也成为很多学者研究、创作者临摹的对象,成果硕然,当然也存在着不少有争议,甚至偏误、舛误之处。有问题便有了深入研究探讨的价值与意义。

2014年,毛秋瑾女史的《墨香佛音:敦煌写经书法研究》一书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此书是毛秋瑾在其博士论文的基础上增补修订而成的。全书分为五章,全面整理了敦煌文献中有纪年的佛经写本,并从中提炼出几条重要的线索进行谋篇布局。线索之一为历代统治者与佛教写经及书法的关系。前人虽然也注意到敦煌文献中的唐代宫廷写经,但从历史的角度进行系统讨论是为创新。线索之二为宗教与写经书法的关系。毛秋瑾注意到佛教写经所用的书体除了端正的楷书体外也有行草书。她对草书的性质作了判断,并分析了影响书体选择的诸多因素。出于对比的需要,还探讨了道教写经的书法问题,指出道经只用正楷书写,“不得作草书示人”。书中对某些特殊的道书字符的性质也进行了判断。线索之三为写经人与写经书法的关系。书中将写经人的身份归为僧尼、信众及写经生三类,梳理了不同时代、不同地域带有不同目的的写经及其书法面貌的差异。线索之四为写经书法艺术及其历史地位。将“写经体”分为三期来探讨其形成的原因和不同的发展阶段,说明了强调“写经体”这一概念的重要原因,点出敦煌写经的价值及其在书法史上的地位。每个部分的论述有理有据、合情合理。这种突破以书体分章节或分别考证的传统模式,根据材料提炼线索的结构,突出了敦煌写经的史料价值,成为本书的一大亮点。

此外,本书不仅全面整理了敦煌文献中有纪年的佛经写本,也仔细梳理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提出新的视角。比如对唐以前写经书法的发展情况的讨论,特别关注了写经体发展中的滞后性,对不同写经者的身份进行分析,突出其社会历史背景,帮助我们在看待这些时期的写经书法面貌时更加全面、客观,纠正偏颇。也是因为对前人研究成果掌握的全面,对其中一些学者的观点、结论,毛秋瑾提出了自己的修正、商榷意见。如不赞同引用有争议的《太上玄元道德经》为例讨论敦煌六朝道教写本问题(第三章《宗教与写经书法》);认为北周柱国杞公高弼为亡妻元圣威所写了一组经,其有官职,身份并非是写经生(第四章《写经人和写经书法》)等;对写经生与《灵飞经》、初唐书法名家的关系,如何客观公允地认识程式化的写经书法的艺术价值等都有自己的见地。这些观点、意见的得出有理有据,客观严谨,这得益于她的治学态度。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史料是任何研究都绕不过的出发点。分析敦煌写经书法,离不开经卷,否则分析便成空中楼阁。全书采用了178幅敦煌写经的图片,是研究得以深入展开的有力佐证。多年来,她去巴黎、伦敦相关博物馆和图书馆,去北大图书馆,去台湾拜访私人藏家,去莫高窟实地考察,利用一切机会经眼经手,积累了丰富的一手资料,然后从几千幅敦煌写经中精挑细选出来。挑选的原则是可信(存疑的不选)、清晰、有代表性,图文并茂也大大增加了阅读时的可信度和可读性。本书虽然学术性强,但读来并不觉枯燥。在写经内容上也体现出材料的丰富性。如第四章中写唐、五代、宋初信众的写经内容,引用了后梁时的《金刚般若波罗密经》的题记:“奉为老耕牛一头,敬写金刚一卷、受记一卷,愿此牛身、领受功德、往生净土,再莫受畜生身……”说明这卷写经是为了老耕牛,祈愿这头老牛往生净土,别再受畜生身的痛苦了。可见写经作为一种表达心愿的有效形式,当时已经深入百姓世俗生活的方方面面,写经中也透出浓浓的生活气息。书最后的附表列出了两晋南北朝、隋代、唐五代宋初佛经写本编年和吐蕃时期汉文写经编年,是在池田温《中国古代写本识语集录》的基础上综合其他敦煌吐鲁番文献书目而成的,不仅有年代、写卷名称、编号及收藏地(者),还标明了出土地点、写经题记的主要内容,疑伪的卷子也作了标注,详尽清晰,不仅敦煌写经的研究者可以按图索骥,同时也为晋唐书法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极有价值。

现在的艺术史研究越来越注重多学科的交叉。突破学科单一的研究藩篱,融合多学科的研究方法方能更好地推动研究的深入。本书在研究方法上,采用文献与图像相结合的叙述方法,文献资料尽可能搜罗全面,图像的分析则选择具有典型意义的例子。在书法风格的分析上借鉴了考古类型学的方法,如“北凉体”的分析,以笔画、部首、结构列表来探讨“写经体”三个阶段的发展等。在借鉴前人研究成果上,不局限在书法史领域,还参考了敦煌学、历史学、美术考古等方面的研究成果。如书中第三章在论及P.2865《太上灵宝洞玄灭度五练生尸妙经》所用文字为道教中的秘篆文时,参考了社科院王育成、法国学者茅甘(Carole Morgan)的研究,纠正了书法界学者的错误认识。第五章在讨论“写经体”形成原因时,考虑了书写姿势对写经书法产生的影响,参考了美术考古方面的研究成果。灵活科学地运用多种研究方法,使本书对敦煌写经书法的研究不仅全面,也更为深入,如华人德、莫家良两位先生在序中所说:“此书的出版,为敦煌写经书法提供了最为全面的参考。”

“以书通禅如梦觉,梦醒春晓满洞天。”此乃毛秋瑾导师之一、敦煌书法研究的开拓者饶宗颐先生《论书诗》中的两句。烟雨三月,读完毛秋瑾此书,也仿佛推开了敦煌写经这扇窗,窗外满园春色,佛国的梵音与墨香缥缈地传来,出尘的禅意书风扑面而至,不亦快哉!

(作者单位:苏州市职业大学)

责任编辑:刘光

上一篇回2015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以书通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