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敛而秀劲若神  筋重而清明如在

口 赵彦国   2016-05-08 10:44:45


口 赵彦国

一、关于唐高宗《李贞武碑》《李绩碑》亦称《赠太尉英贞武公李靖碑》,又称《李贞武碑》《李英公碑》。其碑高750厘米,下宽180厘米,厚54厘米。为唐仪凤二年(677)十月六日所立。

李氏,本姓徐,名世绩,从太宗后赐姓李。避太宗讳去“世”,故为李绩。李绩是唐开国功臣,为唐太宗统一天下立下赫赫功绩。故唐高宗时为李绩立碑,并由唐高宗李治撰文书丹。此碑正文为行草书,共三十二行,行九十余字。碑额篆题阴刻“大唐故司空上柱国赠太尉英贞武公碑”。碑题下“御制御书”四字以及文末立碑年款为正书。碑下截漫漶,损泐三十余字。明搨本第二行“御书”之“书”字完好,今高二适所批此碑版本中“御书”二字有损,应是据乾隆间搨本影印的上海姬觉弥印本。

李治(628—683),陇西成纪(今属甘肃)人,字为善,唐太宗第九子。谥天皇大帝,庙号高宗。高宗书承家法,工行、草、隶、飞白书。其书法,行笔婉妙,宛然太宗,时人评价甚高。其父子书法在历代帝王中卓然不群,苍劲豪迈,圆润俊华,不逊于名家者流。唐李嗣真《书后品序》以高宗父子为神札,高先生亦批注云:“太宗父子书以名家,历代帝王应在拱手北面之列。”可谓推重之至。唐高宗的传世书迹多见于《淳化阁帖》卷一“帝王书”(据北宋黄伯思《东观余论》考证,《江叔帖》《答进枇杷帖》《移营五桥南帖》皆为高宗书,此数段并误入太宗帖中),至于传世碑刻则主要有《万年宫铭》《纪圣颂》《孝敬皇帝睿德碑》《李绩碑》等。

唐太宗对羲献父子书法的推崇,使得“二王”在唐以来的书法谱系中愈加具有典范性,最直接的影响使得唐宗室好书成风,书家迭出。后世对太宗、高宗的书法品评尤多,清叶昌炽《语石》评太宗、高宗书法云:“唐太宗好‘二王’书,至欲以《禊帖》(即《兰亭帖》)为殉。其书《晋祠铭》《屏风帖》,高宗之《万年宫铭》《纪圣颂》《睿德碑》《英公李绩碑》,皆行书婉妙,家法相承,宛然羲、献。中宗、睿宗便有正书,而不善行草。”又云:“隋以前碑无行书,以行书写碑自唐太宗《晋祠铭》始。高宗之《万年宫铭》《纪圣颂》《英公李绩碑》,皆行书也,可谓能绍其家学矣。”

《唐会要·书法》载许圉师言高宗书法:“魏晋以后,惟兹‘二王’,然逸少(羲之)少力而妍,子敬(献之)妍而少力。今见圣迹,兼绝二王,凤翥鸾回,实古今书圣。”许圉师为高宗臣子,难免阿谀之嫌,然高宗善书,却是事实。可见,当时为了称誉高宗之书,而力贬“二王”,谀称书圣,不免溢美。《墨池编》评高宗书法云:“高宗雅善真草隶飞白。山谷题跋:高宗笔法亦极清劲。”(马宗霍《书林藻鉴》)

《石墨镌华》评价高宗此碑:“行草神逸机流,后半尤纵横自如。良由文皇藏右军墨迹如《兰亭》之类极夥,故父子万机之暇,一意模仿,以至此也。”唐高宗书法承其家法,此碑为唐高宗的主要作品之一,笔致秀逸,神采奕奕,结构严整遒美,但雄浑不及文皇,而戈法过之。后半虽有纵横笔势,但颇具晋人风度。杨震方《碑帖叙录》论及此碑时,谓“唐高宗书法受唐太宗熏陶,笔致神采奕奕,后半尤见纵横笔势,有晋人风度”。

二、高二适批注本的书学价值高二适(1903—1977),江苏泰州姜堰人。原名锡璜,后易二适,曾署瘖盫、舒凫、磨铁道人等,为江苏省文史馆馆员,近现代著名书法家,有“当代草圣”之誉。1965年与郭沫若有“兰亭论辩”之争,声震士林,其《兰亭序的真伪驳议》和《兰亭序真伪之再驳议》等文影响极大。此外在文史哲、诗词、书法的研究和创作方面,成果卓著,著有《新定急就章及考证》《〈刘梦得集〉校录》《刘宾客辨易九六疏记》等。

高二适先生一生追求人格独立,不随人作计,学术上溯本求源,书法上高扬帖学,力追晋唐,尤嗜唐太宗父子书法。他曾自言:“予笃嗜唐太宗、高宗父子书,顾久不得佳搨,心焉憾之。今夏忽于旧肆获此,摩挲石墨,益发临池之兴矣。癸巳夏二适记于沪寓。”“又既得此碑,乃持示仰苏同观。承招晚饮新雅酒楼,勤搜对勘喜庆弥极,此亦客中友朋文字之一乐云。”高先生亦嗜书如命,勤读不止。所读碑帖皆随感而发,反复题跋,其眉批、评注、题记跋语皆为一时一境之感悟心得,各体书法、各种笔调有机结合,呈现出敏于思考的学者风范。欣赏其所题墨迹,读其文意进而推敲其思路和观点,可以看出,高先生的读帖方法最显著的特征是以研究的态度精读碑帖。他常以广博的学识将多种版本进行比勘,较其优劣,溯其由来,勘其讹误,使问题的因果流传昭然若揭。同时,他又以诗人的浪漫对碑帖的神意特征凝练概括,时而简洁,时而对仗,读来令人激越,且朗朗上口,过目不忘。这都是他深厚的文史知识和诗学修养在对碑帖精熟理解和思考后的提炼与再创造。

高二适 草书致孤桐手札27.5cm×134.5cm 纸本 姜堰高二适纪念馆藏释文:孤桐师钧座:昨奉复一书,于虞世南师受智永书事,在古今传授笔法一文蚤(早)有说明。而适哀荒,独成疏陋,幸承老人具眼,如不然,其影响亦非浅鲜矣。汾阳肆言无忌,南京友人中有寄意东人者,是可耻之一(国人懦弱,今尚畏一种高位人,而自卑不为千秋公论,斯可戒也)。适于此不发则已,一发则不能收。心头热血,举非凡俗所堪解。此如适读龙门文、杜陵诗,临习王右军,胸中都有一种性灵。所云“神交造化”,此是也。夫己氏为当今国士、天下士,而厚诬古人,蔑视来者,至于此极,适真有创钜痛深之思。兹此只能为公道之。此事如付公表(《人民日报》也有论学术一栏,要得大力才可,愿老人也为书艺一广之),适忖不会遭到敌阵,可为书林中人伸一口气,不审究何如也?如谈龙跳天门,虎卧凤阁,适往于甲寅刊、今于毛选均之皆是也。论政、为文、作书,能为理全势足,天骨开张,均可如书平雄强之训耳。公谓何如?敬敂暑安。适再拜。十五日。


高二适批注唐高宗《李贞武碑》(选四)



从高二适先生所批注的《李贞武碑》,探寻其书学观念和思想,概而言之有以下几点:

(一)笔墨之道,临池要勤。

书法,首先是书写的技艺。高先生崇尚书写之功自勤而来,后天的努力和功夫积累至关重要。曾言:“举凡世上之学问、功业、品格,大都由勤习而来,天分则居其几微之数也。”“此事(书法)非纸成堆、笔成冢,不克见功效。”这无疑是先生对书法技艺属性所作的深入把握,进而上升为技道两进的高度诠释。自1952年(壬辰三月)到1974年(甲寅)的二十二年间,他十数次题跋此碑,朝夕临习不辍,用功至勤。从“予常间月临摹,便觉有餐霞饮露之概”“朝夕临此”等语,便可得见高先生对《李贞武碑》是倾注了极大心力的。因此可以说,临摹中量的积累是书法学习产生质变的前提和基础。

(二)笔朗神清,俊美为上。

书法中的神采是作品传达出的风神、气韵、意趣,是书家精神气质、个性情怀的笔墨体现,也是最动人之处。南齐王僧虔《笔意赞》序:“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高先生批注此碑,亦先重书神。他认为:“书法无俊秀之气,不得谓为艺事。”因此,他在本帖中使用大量“俊美”“清秀无对”“朴茂之至者也,秀劲”“清气扑人,古今无对”来阐发他对高宗书法最为直接的审美感受。“气与天地竞爽,太宗无此俊秀之概。”可见,“俊美”是高宗书法最突出的书美特征。

(三)刀笔互见,笔势为先。

书法墨跡和碑帖搨本是学习书法的两大取法源头,在面对刻铸文字的时候,必须结合对墨迹欣赏的经验,把点画的笔锋使转及其复杂的运动形象地补充其中,这才足以重现完整意义上的书写过程。宋代姜白石曾言:“余尝观古人名书,无不点画振动,如见其挥运之时。”其实,这种读碑帖的方法对于把握碑帖的总体特征是至关重要的,它可以直接准确把握其书法动势最根本的玄奥之处。如二适先生批注“(出)笔锋活现,(绪言)诸字如见真迹,所谓毫芒毕露也。如见真迹,而无一笔轻忽,骨肉停匀”等语句,都可看出其透过刀锋力追笔意的识见和力图想象回放书写原貌的能力。“写此要有斫阵笔势,方为合作也”一语,更加道破了此碑最突出的斩截爽健的用笔特征,足见高老对碑帖理解的准确和敏感。

(四)言其出处,对比异同。

由“(九)隶法,自二王来传宗如此”、“(老)晋人法也,从隶来”、“(定)王法于今未改”、“(九)篆法”批注数条可知,高先生在读帖临摹的过程中,不仅细心研读每个字的形质、神采等书法本体要素,在纵向上还考其由来,从文字书体的演变上探其原委,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与此同时,横向上则以不同书家进行比较,使得各自的书风特点更加清晰明了。如:“高宗行草大似晋贤风格,其绵中裹铁之势,绝可慕爱。文皇字多刚,天皇格多柔,此两欲决耳”;“《贞武》可与文皇之《温泉铭》合参”;“高宗字法,(点)尤厚重,出神入化,高宗有之矣”。

(五)立体读帖,兼及文字。

高二适先生研习碑帖,不仅关注书法艺术本身,而且是全方位立体式地研究,他还关注碑帖所蕴含的文字内容,如“铭词至佳”“其四文佳”。这种方式使得每一通的临帖学习都变得富有新意,始终以一种鲜活的状态享受书法,这也是我们当代书家缺乏书卷气和自然气息的问题所在。

我们从大量散见于各个碑帖中的题跋感受经典书法的魅力,这正是作为学者、书家、诗人的高二适先生研究书史、书论、书家以及书法形式技巧、风格流变的最为真实的记录。同时,二适先生不囿陈见,往往对历史上公认的经典名作提出质疑,重新思量,详加评说,发前人之所未发,闪耀着独立思想者的光芒,这为我们当代书法研究者解读经典碑帖提供了崭新的视角。

(作者为中央美术学院博士,中国书法院研究员,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责任编辑:刘光


高二适 草书致陶老手札27cm×17cm 纸本 家属藏释文:诗辙集近稿,录似陶老粲正。舒凫敬呈。山野荒寒夜气迢,起临残照影相招。将君同醉中秋月,从我何妨独鹤谣。帝所赓歌天不戴,草棚伏处高休巢。古来文物凋零最,乞与嬴庭野火烧。中秋前夜月明如昼。盖越 。钤印:舒凫老人(白)


高二适 草书致陶老手札27.5cm×17cm 纸本 家属藏释文:陶老侍席:贲函承往,殊感公太宫一词,某能解也。凡吾侪身世,只求得一人为知己,何可罢手乎耶?亚明称公要看大地如何震,鄙则谓夜寒不宜久露宿也,千万自珍自珍适顿首。十一月廿九日。 钤印:江东羊簿(白)


高二适 草书致陶老手札28cm×19cm 纸本 家属藏释文:陶老先生:承枉驾,又闻即返扬城,示(不)克往返,殊悒悒也。奉拙诗一首为公解嘲,可乎?泽颜本御寇,用此似自以为当,解庄长勿容续寄。手问俪福,弟适顿首。九日。钤印:草圣平生(白) 高亭父(朱)


高二适 行书致尔宾手札18cm×35cm 纸本 家属藏释文:尔宾贤契,日来未晤,想佳鬯也。小女婚日,关于借大车接送一事,(有便请来舍一次)内人要最后与弟面洽。清楚便可由弟等事先向开车同志说好。俾得从容而不迫也。以为何如?即候年祺!适手泐。廿七夜。


高二适 行书致熙祖手札23cm×32.5cm 纸本 求雨山高二适纪念馆藏释文:熙祖同契:湖壖相值,未克话,知吾游倦也。竹老近为镌两大石章,甚可喜,惟鄙处印泥久燥(前已乾盖不上红色),不能钤用。希熙祖能为我设法觅些许(不宜通风,通风即干矣),另以小瓶装入印油(此种油质易干,不宜调入),待拌和之,迩来作书最感印泥无所措手,是一扫兴事,呵呵。率致进益。适启。三月三日。


高二适 草书致在山手札23cm×34.5cm 纸本 姜堰高二适纪念馆藏释文:在山足下:四日函悉,鄙诗意见另纸。两长方印尚可(下者较灵活有法),惟刀笔微弱耳。尊楼拟加上湖州字,吾熟思有商贾气,仍未当。拟乞人为足下刻一名章,用途斯广也,乞酌。欲吾写章书镌成也可(临字此刻手较难工)。秋明翁书有名,其幼儿现年几何?作何事?并念此故人之子。前笔歌究刊出否?得讯即告我。近大暑中,正挥毫为公家应酬之事,殊苦。不一一。七日適手白。


高二适 草书致在山手札20cm×31.5cm 纸本 姜堰高二适纪念馆藏释文:在山老弟:十一日来函收悉。鄙亦同日复寄足下数言,料亦达览矣。兹将笔憙斋石章奉赠。如有新制中小狼毫,乞为代选数管(管不须佳,毫要刚)。老弟屡称道临池事,乃近行大佳,足征大有功夫者也。喜甚,喜甚。手颂秋祺!适手启。十六晚。钤印:远志珍藏(朱) 姜堰高二适纪念馆珍藏(朱)


高二适 草书致友人手札17cm×34.5cm×2 纸本 姜堰高二适纪念馆藏释文:今朝又有友(扬州)来,吾并传语催之,至于牙章,吾傥得,必为君致一方(牙章近稀有,盖为市外之故,堪笑,堪笑),此均恃朋从之嘉惠。又昨晚在仁元处飰(饭),值文物店小夥(伙),询现有人到湖州否?伊答有去屯溪。他日傥得刻成之石,或由邮寄赠也。然章须未成,君务先履前约,媵来紫狼毫数管。现南北此物罕稀,便成笑柄。吾料湖店不致缺也。(又精制羊毫亦可应付,不须装管美观,只要质高耳。)再吾契前几次来札,称呼文字均欠斟酌,非事师或友之道,须戒。吾在宁,处处以古道照人,是故不喜轻浮之辈,念之,念之。毋为不恭谨之人也。直赣之言,幸察。适手启五月廿六日晨。钤印:麻铁道人(白) 秦老诗逋(白)

上一篇回2015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笔敛而秀劲若神  筋重而清明如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