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

◇ 曹天成   2018-10-10 10:02:30

读葛鸿桢新著《论吴门书派》

◇ 叶鹏飞

葛鸿桢著《论吴门书派》

故宫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

定价56元

葛鸿桢先生是当代著名学者、书画家,尤其是他在古代书法史方面的研究,成绩卓著,先后出版了译著《海外书迹研究》、专著《祝允明》《吴中才子—文徵明》《葛鸿桢书学论集》和《中国书法全集》祝允明卷和文徵明卷,为书坛、学界所瞩目。今年又读到了他的新著《论吴门书派》,使我获益良多,由衷地敬佩。

这部著作为荣宝斋隆重推出的“中国书法系列研究丛书”之一,全书洋洋三十余万言,分六章,对吴门书派的提出、形成和主要成就以及书史上的地位分别进行研究和论述。

读此著,首先觉得其注重文本、史料翔实。

要论述一个书派的形成,没有翔实的史料和丰富的文本作为支撑是纸上空谈,就不会让人信服。葛鸿桢先生的这部著作,参考引用书目达三百余种之多,可见他治学的严谨。尤其是著中对某一书家的研究,不是停留在就书法论书法的层面上,而是深入其内质,从书家所处的社会环境、思想文化的影响等,全面考察每一个书家的师承、影响和成就。而这些论述又都是通过这位书家的书论、诗文和同时代人及后人的评价获得的,使读者清楚地看到和理解其书家在吴门书派中的作用和地位。

由于葛鸿桢先生长期致力于明代书法的研究,是研究祝允明、文徵明艺术的权威,所以撰写此著时,对这两位吴门书派中的中坚人物的了解是极为透彻、明了的。但他依旧是引经据典、注重史实,将两位大师的风范,游刃有余、活活地展现在读者眼前。

其次,觉得此著观点新颖,见解深刻。

作为书史上的一个亮点、作为一个书派的存在,要给予确切的评价和说服力并不是易事。葛鸿桢先生在此著中,以明代以前的吴地书坛为先导,阐述了历史上的书家对吴地书法的影响,尤其对吴门书派的始祖—宋克进行了专题研究。葛鸿桢先生提出了是宋克突破了元代以来赵孟頫书峰的笼罩,提倡上溯晋唐、直逼三国魏之钟繇楷法和皇家章草的主张,虽得元人之余绪,但有所创新,成就突出,将章草、今草、狂草合而为一、了无化迹,为以后的吴门书家的楷模,为吴门书派的产生有着启示作用。而在已往的书史研究上,对宋克的研究是很少的,没有给予清醒的认识和确切的评价,此著无疑弥补了缺憾。

在此著中,葛鸿桢先生将祝允明的书法与书论、美学思想结合起来评说,列举历代对其书法艺术的评论,以确定其小楷是明代第一人,还指出祝允明是“既反对墨守成规、束缚个性台阁体书法的倾向,也反对片面强调个性、不尊重晋唐传统的观点”的富有创见的论说,破除了书史上一直将祝允明书法看作是纯粹宣泄个性的产物及没有传统意识的旧说,还祝允明书法的真实地位。

葛鸿桢先生在著作中通过祝允明、文徵明两人的对照,认为文徵明一生仕途虽不畅,但他勤于文艺创作,所作诗文书画数量之巨也很少有人能与之比肩,加上他每幅画几乎必题词作诗,有大量的诗文手稿,事实上可供世人观摩、研习之作也最多。文徵明晚年设帐收徒,弟子多如过江之鲫,而他又比祝允明晚去世三十余年,因此文徵明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祝允明,既深广又绵远。这不同于一般书史上所说,将祝允明之地位列于文氏之前,而是认为文徵明对吴门书派和书史的贡献是当时最巨大的。

再则,葛鸿桢论述吴门书派的文艺翘楚人物时,对唐寅、徐祯卿、蔡羽等人,都是结合他们的诗文进行阐述,指出他们诗风、文风或画风的变化与书风变化的关系。性情之不同,诗文风格之不同,而形成书风的境界之不同,这都体现出作者过人的睿识和卓见,不依陈说。

此著最重要的一点是,弥补了书史上的缺憾和书学研究上的空白。

葛鸿桢先生专注于吴门书家研究二十余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通过书法史的详细爬梳,以大量的史实资料证明了吴门书派的存在,证明了这个书派在书史上所占的重要地位,更让人深入了解到吴地书法的交流、鉴赏、刻帖以及与建筑、园艺、绘画、雕刻、诗文和工艺的关系。在此著的第六章,还详细地撰著了吴门书家的活动年表,让人看到作为一个地域流派,其艺术成就之高、历史之久、人员之众、规模之大、影响之广均属罕见。所以,葛鸿桢先生的这部著作,是填补书史上的缺憾之作,是填补书学研究上的空白之作,有着筚路蓝缕之功。

细微处识书画鉴定——《鉴画积微录》札记

◇ 朱万章

朱万章著《鉴画积微录》

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年12月出版

定价52元

清人胡积堂曾在其《笔啸轩书画录》中说:“收藏家多贵耳而贱目,动以书画史所载晋唐宋元诸名迹为索骥之图,夸多门靡,不知晋唐无论已,即宋元所留寥寥无几,传者多摹本相沿,且非碔砆安能乱玉。”此中现象,自古皆然。在近三十年的书画鉴藏生涯中,这种体会一直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记得读大学时,曾在20世纪30年代梓行的《岭南学报》中读到一篇关于南宋画家陈居中《桃源仙居图卷》的雄文。文章旁征博引,考证翔实,且有理有据,图文并茂,很是打动当时渴求了解宋画的我。及至到了博物馆工作,在库房中一泡就是十八年,饱游饫看,耳濡目染,且跟随书画鉴定家如苏庚春等名宿研习书画鉴定之学,再回头看这篇文章,发现所讨论的对象—陈居中(款)《桃源仙居图卷》根本就是一件赝鼎之作。以赝品而作为研究蓝本,所得出的结论也就可想而知了。由此而想到,我们在做美术史研究或书画鉴藏的时候,还有多少存疑之作或陷阱在其间,稍有不慎,便会南辕北辙。所以,对于书画作品本身的探讨和甄别,就显得尤为迫切。

基于这样的理据,一直以来,我对于书画鉴藏的研究,往往是文献考据与实物鉴证齐头并进。文献以溯其源流,实物以定其真赝,两相结合,孰可得其万一。正是如此,本书所考察的主题,均不出此道,但却各有侧重:《明清绘画中的高士形象》以画迹为据,探究明清高士的不同绘本与文化语境;《晚明岭南山水小品鉴识》透过画迹解析在晚明时代区域绘画与主流画坛的风格异同;《竹禅画竹》以《画家三昧》和竹禅传世诸作为例,透析其画竹品格与画学思想;而《髡残艺事行迹新论》则以新发现的文献参合相关作品论述清初“四僧”之一的髡残(石溪)艺术活动与艺术生成元素。其他如《小题大做:齐白石葫芦绘画研究》《黄宾虹与黄节:以<蒹葭图>为例》和《学者冼玉清:画学著述与画艺》等,无不以画迹为中心,以原始文献为支撑点,构建起书画鉴定、收藏与美术史研究的学术链条。

常规的研究之外,访谈与对话可谓是研究的扩展与延续。书中所选取的十余则谈话笔录,是对包括明清书法、书画鉴真、书画题跋等宏观解析以及颜宗、担当、居巢、居廉、陈师曾、高剑父等个案在内的探索,个中所涉及的风格鉴定、个性特征与基本规律,或可予鉴藏者与研究者一些启示。

书画鉴定与收藏,离不开润物细无声式的长期积淀。虽是细枝末叶,或可成为鉴定中的重要因素。积跬步,方至千里。延伸开来,所有做学问,甚至做人,其道理莫不如斯。所以,本书以“积微”命名,其用心即在于此。■

责任编辑:刘光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