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鉴定家胸中的丘壑

◇ 鲁力   2018-10-10 10:02:28

我来南京博物院工作已经有35年了,时间飞逝,弹指一挥间。在业内,我自谓是一名学品兼优的书画鉴定专家,看起来似乎不很谦虚,但并不为过,因为朋友们背地里都这么 评价。

20世纪70年代末,我作为改革招生制度后的第一届择优录取大学生,有幸考入了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这所学校前身是民国时期中央大学艺术系,徐悲鸿、黄君壁、张大千、谢稚柳、傅抱石、陈之佛等一代大师都曾在这里执教过。我在这所学校接受过四年系统的学院派教育,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功底。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南京博物院从事书画鉴定工作。谢稚柳、刘久庵、杨仁恺、傅熹年等国内泰斗级的专家是带我成长的恩师。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曾朝夕相随跟从大师们南北转战学习生活近两年的时间。我很重视这份师生情,很珍惜这份工作。

在三十余年从事专业鉴定工作的时间里,我鉴阅古代书画达十多万件册,系统见识、研究了传统书画的精华。1996年,我夺得国家文物局书画鉴定业务考试魁首,那一年,我刚40岁。2005年,我增补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是当时最年轻的国家委员之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自1986年成立至今,分十个专业组,共88位委员,终身制,缺额递补)。

不到三十岁,我就在国家文物局培训中心及全国多所高校讲授书画鉴定课程。多年来,从北大到清华,从南大到浙大,从上海大学到西北大学,我的学生多有三千之众。

事业的奔忙,使我疏远美术界已有数十年了,这也是我感到最为崩溃的糗事之一,除了在美术界刊物上发一些美学或鉴定文章外,繁忙的工作让我几乎无暇画画,画界的同学、朋友也都渐渐和我生疏了。脱离组织久了,也时常想着回归,所以,近两年我又断断续续拿起了画笔,利用短暂的出差间隙在创作着,好在有积累多年鉴定古画的素养在支撑着我,我似乎还能“画”。画的好坏无所谓,毕竟我自认为是书画鉴定专家,画画只是我修炼传统内涵的一种方式而已。美术评论界的朋友虽然多很熟识,但他们没见过我的作品也都无从妄加褒贬,因此,只得自己劳心写个“材料”,算是为自己这么多年脱离组织做个交代。

呵呵,仅能以此为自述了。■

责任编辑:宋建

鲁力 萃亭思幽图 81cm×46cm 纸本设色 2013年

鲁力 深山幽居图 97cm×67cm 纸本墨笔 2012年

鲁力 秋韵图 77cm×66cm 纸本设色

鲁力 林隐清禅图 75cm×67cm 纸本设色

鲁力 夏山图 80cm×46cm 纸本设色 2013年

上一篇回2018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书画鉴定家胸中的丘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