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不兴”应该读作“曹丕兴”

◇ 梁燕   2018-06-11 16:20:56

图1、图2 朱然墓漆画

三国时东吴孙权时期的曹不兴,吴兴人,是文献记载中享有盛誉的最早画家之一。曹不兴其名的中间一字,常常读作“bù”。古书又提到过,曹不兴其名也可以写作“曹弗兴”,读作“f ú”,把不兴理解为弗兴,是贬义词,与兴旺发达的褒义正好相反。

我们以为:曹不兴的不,应当读作“pī”,音义与丕相同。曹不兴应该读作曹丕兴。丕,大也。丕兴,大兴也。曹不兴的父母,为其子取名,揆诸事理,父母的希冀应该是丕兴、大兴,而绝不会是与此相反的不兴、弗兴。诚如后文所征引,曹不兴是东吴时期的“八绝”之一,后世艳传他画龙若见真龙,又见康僧会西国佛画,仪范写之,为中国佛画之始。曹不兴确实没有辜负父母厚望的“丕兴”。

“不”读音有三,音义各自不同。

其一,读作“fǒu”,也写作“否”。

其二,由否引申为否定词,读作“bù”,与弗音义相近。

东汉许慎《说文》:“不(fǒu否),鸟飞上翔不(bù)下来也。”“否,不也。……方久切。”不、否,两字的读音都是“方久切”,今读作“fǒu”,徐铉认为前者的“不”应该就是“否”。许慎关于“不”的说解,罗振玉、王国维等人都认为是有疑问的。此据段玉裁说,认为“不”的第一横,表示天,剩下的笔画合起来表示“像鸟飞去而见其翅尾形”,鸟儿飞到天上去,再也不肯回来了,只能远远地望见鸟儿的翅膀和尾羽。

这只鸟儿越飞越远,最终不可见了。由此引申为没有,“不然也,不可也,未也”,读作“bù”。简略地说,不(bù),南朝《玉篇》、北宋《广韵》、元代《韵会》都说“与弗同”,后两书都称“今吴音皆然”。也就是说,至少是从南朝至宋元时期,不、弗两字的音义皆同,被视为同一字的不同写法。

不过,更严格地说,不(bù)、弗(fú),这两字的读音轻重不同,两者还是有所区别的。段玉裁细辨“不”“ 弗”之别曰:“不,鸟飞上翔不下来也。凡云不然者,皆于此义引申假借。其音古在一部,读如德韵之北。音转入尤有韵,读甫鸠、甫九切,与弗字音义皆殊。音之殊,则弗在十五部也。义之殊,则不轻弗重。如嘉肴弗食不知其旨、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之类可见。《公羊传》曰:‘弗者,不之深也。’俗韵书谓不同弗,非是”(段注不字)。

弗,也见于《说文》,“挢也”“分勿切”,这个义项今作“拂”。“经史典籍多以弗为不。《公羊传》:‘弗者,不之深也’”(段注弗字)。特意重复了《公羊传》关于“弗”“ 不”的理解。尽管如此,世人用同俗书,“弗”“ 不”无别。古书说过,曹不兴有时也写作曹弗兴,大概就是因为“不”“ 弗”无别的缘故。

其三,读作pī,多写作丕。

丕,“大也。从一,不声”,至少表明东汉许慎时期“丕”“ 不”两字的读音相同。徐铉注“丕”音“敷悲切”,与今音相近。丕,古书多写作“不”。段注“丕”字:“丕与不音同。故古多用不为丕。如不显即丕显之类。于六书为假借。凡假借必同部同音。”之所以以“不”为“丕”,是因为“不”“丕”两字读音相同,即段注所说的同部同音。

不仅仅是段玉裁,这也是其他学者的共识。《汉语大字典》不惮繁琐的征引如次:不,通“丕(pī)”。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颐部》:“不,假借为丕。”《尔雅·释虫》:“不蜩,王蚥。”清翟灏《尔雅补郭》:“不,《诗》《书》及古金石文多通丕。丕,大也。王蚥亦大之称,此必蜩类之大者。”《诗·周颂·清庙》:“不显不承。”《孟子·滕文公下》作“丕显”“丕承”。《逸周书·小开》:“汝恭闻不命。”朱右曾《校释》:“不,读为丕。大也。”

有些复体字残存了“丕”“ 不”无别的痕迹。岯,《集韵》从山不,即其一例。坏(坯pī≠壞huài),《广韵》《集韵》《韵会》《正韵》等,并音胚。《尔雅·释山》“山再成曰坏”,《集韵》作坯,“音丕,山再成”。又,陶瓦未烧曰坏,出《后汉书·崔骃传》“坏治一陶,群生得理”(以上并《康熙字典》征引),此字今作“坯”,砖坯、土坯是也。图3 后山诗注A

图4 册府元龟A

图5 天中记A

图6 通雅A这是说,“丕”可以写作“不”,反之亦然。

丕,于人名为美音美义,犹如魏文帝曹丕之名。曹丕,字子桓。桓,本义为表柱,即今世所谓的华表,引申为大。《诗》云“玄王桓拨”,传曰:“大也。桓拨,大治也,谀赞玄王政治清平。”人名得于父母尊长,而不是他自己。曹操希望曹丕光大门楣,名之为丕,又字曰子桓,名字相互照应,把曹操本人的心愿表达得很充分。曹丕于黄初元年冬十月辛未受禅于炎汉,立国号为魏,他确实没有辜负曹操的心愿。

曹不兴,应该读作曹丕兴。丕兴,大兴,非常兴旺发达。丕兴,也同样寄寓了父母尊长的希望。后世确实有人给自己起一个丑陋不堪的名字,不过,这通常并不是正式的名字,而是别号,或者是别有寄寓,与来自父母尊长饱含美意的正式名字毕竟是两回事。丕兴与弗兴,两者恰好相反。姓名来自父母,岂有父母为其子取名为倒霉不兴旺的(弗兴)?!

据史籍记载,曹不兴名列“八绝”之一。晋陈寿《三国志》卷六十三吴书十八,百衲本景宋绍熙刊本,南朝刘宋裴松之注:“《吴录》曰:……曹不兴善画,权使画屏风,误落笔点素,因就以作蝇,既进御,权以为生蝇,举手弹之。……世皆称妙,谓之‘八绝’云。”(又见中华书局新校本第五册第1425—1426页)晋陶潜《陶渊明集》卷第十《集圣贤群辅录(下)》,宋刻递修本:“吴范相风(吴人)、刘惇占气(河内人)、赵达算(河内人)、皇象书(广陵人)、严子卿棋(名昭,武卫尉畯从子)、宋寿占梦(十不失一)、曹不兴画(为孙权画屏风,笔墨误点,因以为蝇,后张御坐,权以为真蝇,手弹不去,方知其非也)、孤城郑姥相(见王粲《于童赋》,谓仕必至师傅,粲后为太子太傅),右吴八绝,见张勃《吴录》。”引按,民国涵芬楼百卷本《说郛》卷三“《吴录》”(《说郛三种》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影印本第52页)、宛委山堂百二十卷本《说郛》卷五十九“晋张勃《吴录》”(同上影印本第2763—2764页),都没有“八绝”云云的条目。尽管有版本差别,如此,裴松之所引“八绝”之说毋庸置疑。皇象有章草《急就章》,世传最善本是明代正统四年杨政在松江的重刻本,历来视为学习章草的上佳范本。曹不兴与皇象,共同名列“八绝”之一,他的绘画艺术应该是足以令人称道的。

曹不兴的绘画,谢赫《古画品录》评为第一等级的第二人,“曹不兴(五代吴时,事孙权,吴兴人),不兴之迹,殆莫复传,唯秘阁之内一龙而已。观其风骨,名岂虚成”(明毛氏津逮秘书本),品级仅在陆探微之下,位居全书二十七人第二位。

宋李昉《太平广记》卷二百一十画一,民国景明嘉靖谈恺刻本:“曹不兴,谢赫云‘江左画人,吴’。‘曹不兴运五千尺绢画一像,心敏手疾,须臾立成,头面手足,胸臆肩背,无遗失尺度,此其难也,唯不兴能之。’‘陈朝谢赫善画,尝阅秘阁,叹伏曹不兴所画龙首,以为若见真龙’(出《尚书故实》)。”按,李昉征引了三段文献。中间一段未注出处,应当引自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五顾恺之传内,唯“五千尺”作“五十尺”,其他文字俱同。后一段引《尚书故实》者,与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民国景明宝颜堂秘笈本等版本相同。

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一论曹吴体法,明津逮秘书本:“按,蜀僧仁显《广画新集》言曹曰:昔竺乾有康僧会者,初入吴,设像行道。时曹不兴见西国佛画,仪范写之,故天下盛传曹也。”按,《梁高僧传》《历代三宝记》诸书未有曹不兴佛画的记载。姑依蜀僧仁显所说,曹不兴在秘阁龙头之外,又妙图佛像,是中国名画家初事佛画之第一人。

谢赫之后,唐张彦远推崇曹不兴尤甚,后世多以谢、张之评为定论。曹不兴的绘画,早已不存于世,唯葬于赤乌十二年(249)的安徽朱然墓漆画(图1、图2)与曹不兴年代相当,或可窥见时代风气之一二。尽管如此,作为东吴孙权时期的“八绝”之一,曹不兴确实没有辜负“丕兴”二字的美意。

明张丑《清河书画舫》卷四上,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自谓曾经思索过古人的姓名字号,“曹不兴为弗兴,字异义同”,要求“后学不可不究心也”。我辈后学究心思索再三,目前只能认为曹不兴应该读为“丕兴”。

把曹不兴直接写作“丕兴”的,所知仅有四例,详细钞录如次:

第一例(图3):宋陈师道《后山诗注》卷第十,四部丛刊景高丽活字本:“‘误笔成蝇岂所长’:曹丕兴画屏风,误落笔点素,因就以为蝇。孙权以为生蝇,举手弹之。”(第491页)按,所见其他各版本均作“不兴”。

第二例(图4):宋王钦若《册府元龟》卷八百六十九,总录部一百一十九图画,明刻初印本:“吴曹丕兴善画,太帝使画屏风,误落笔点素,因就以作蝇。既进,御帝以为生蝇,举手弹之(本志无官)。”(第40489页)按,明刻初印本、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均作“不兴”。

第三例(图5):明陈耀文《天中记》卷四十一,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凡二条。其一:“墨笔画蝇。吴曹不兴画屏风,墨落点素,因就画为蝇,孙权以为真,以手拂之(《吴兴杂录》)。张彦远《名画记》云:或以为曹丕兴。”其二:“画龙若真。曹弗兴尝于溪中见赤龙夭矫波间,因写以献孙皓。皓赏激,珍藏之。至宋文帝时,累月旱干,祈祷无应,于是取弗兴龙置水傍,应时雨足。又,陈朝谢赫善画,尝阅秘阁,叹服曹不兴所画龙首,以为若见真龙(《尚书故实》)。”(第41页)按,“曹弗兴尝于溪中见赤龙”至“应时雨足”等五十二字,今本《尚书故实》未见,待查考。《天中记》的这一段记载,不兴、丕兴、弗兴,三者并存,颇疑陈耀文意在存录旧文。

第四例(图6),清方以智《通雅》卷三十二,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唐马朗言:晋明帝师王廙,卫协师曹不兴(智按,张勃《吴录》有曹丕兴画,盖不丕古通)。”(第455页)

今按,上引第三例“墨笔画蝇”条,特意说明曹不兴有时也写作曹丕兴,明言出于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既然陈耀文专门予以说明,那么,他所见的《历代名画记》或许确有“丕兴”二字。最后一例,方以智特意说明“不丕古通”,这与我们前文的考证相符。我们的结论很明确:曹不兴应该读作曹丕兴。

注:本文是以下课题的阶段性成果: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华美学与艺术精神的理论与实践研究”,项目编号:16ZD02。

(作者单位: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上一篇回2018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曹不兴”应该读作“曹丕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