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衙石“子中、子固、温伯”题名小考

◇ 许力  吴心怡   2017-06-19 23:23:41

杭州将台山顶四顾坪有一处天然石林,十余石峰状如列阵,吴越王钱镠名曰“排衙石”〔1〕。诸峰石面题刻甚夥,自五代以下题名题诗者达十数处,虽历千年风雨,然大部分字迹至今依稀可辨。2013年冬,笔者于其中最高一峰腰部得获“子中、子固、温伯”六字摩崖题名。〔2〕该摩崖为楷书竖行,共三行,六字,高20厘米,宽30厘米,字径8厘米,风化严重,经抟拓仍可辨认字迹。

排衙石是宋代杭州一处重要景观。两宋之交的杜绾在《云林石谱》中称“临安府府署之侧,一山甚高,名拜郊台,吴越钱氏故迹。山巅险峻处,两边各有列石数十块从地生出者,峯峦巉岩,穿眼委曲,翠润而坚,谓之排牙石。”〔3〕排牙即排衙,杜绾所见排衙石有数十块之多,今日所见,仅有十余,拔地丛生,仍堪称奇景。

题写排衙石之风,肇自吴越王钱镠,东南端最后一石上钱镠题诗,今日仍依稀可见。从《淳祐临安志》可知,排衙石对介亭〔4〕。当年登高,在介亭休憩,可以汇观江湖,引发思古幽情,兴之所至,便会在近旁排衙石上留下题刻。

1.题名系年考

自宋以来,字子中、子固、温伯者,不在少数。然而三人属同一时代,且交情深厚者,当数北宋林希、曾巩与邓润甫。考三人生平,林希、曾巩、邓润甫此次同游,当在元丰二年(1079)。三人中,林希一生曾三度在杭州任官,其中曾巩在世期间的一次是元丰元年(1078)三月,林希获命出使高丽,态度消极,谪监杭州楼店务,至元丰二年。〔5〕 差不多与此同时,邓润甫因论相州狱事,被蔡确所陷,落职知抚州,又移知杭州,任期为元丰二年(1079)至元丰四年(1081)。〔6〕曾巩在元丰元年(1078)九月由知福州军州事召判太常寺,途中移知明州,元丰二年(1079)正月到任,五月三十日复徙知亳州,七月十六日到任〔7〕。明州任上,曾巩与林希有过较密切的交往。《福州府志》载“道山亭,程太卿师孟作,前际海门,回览城市,宜比道家蓬莱三山。元丰二年曾巩记,林希书”〔8〕,可证元丰二年(1079)时,曾巩与当时任职杭州的林希曾有作文书丹的合作。同一年,曾巩还与邓润甫的前任赵抃唱和诗文〔9〕,可知曾巩是年虽在明州任职,但与宦杭士人关系十分密切,多有访杭机缘。又,曾巩与邓润甫同籍江西,或兼同门,俱受学于临川李觏门下〔10〕。由此可认定,排衙石上林希、曾巩、邓润甫题名应在外放的元丰二年,三人仕途蹭蹬,林希、邓润甫在杭任职,曾巩由邻近的明州访杭,三人登山至此地,偶然欲书,留下题名。

2.题名书迹考

曾巩、林希皆有书迹传世,款字可资比对。传为曾巩的《局事帖》,款署“巩”;2014年在南丰发现的曾晔墓志铭,为曾巩书迹,亦署“巩”〔11〕。经眼林希存世书迹、刻石题名有五,最为人知者当属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米芾名作《蜀素帖》装裭记与林希书札《武林帖》〔12〕,《蜀素帖》署“希子中”,《武林帖》署“希”;另有杭州灵隐青林洞、龙泓洞两处题名,皆署“林希”。

《蜀素帖》中录《入境寄集贤林舍人》诗,“集贤林舍人”即指林希。林氏熙宁元年(1068)装裭记位于本幅之尾,叙“蜀素”本末。款“希子中”之“子”字首笔落笔回锋挑出,与排衙石题名书迹酷肖。

浙江博物馆藏施蛰存先生捐赠湖州墨妙亭“玉笋”墨拓四轴〔13〕,既留存湖石四面之观,亦可辨宋贤累累题名。第一轴上部隶书“玉笋”之下,为葛胜仲三行正书观款:“宣和壬寅(1122)十一月己未□窥园观林文节公题名。既阳葛胜仲。”第二轴上部即正书“子中”题名。林文节公,为林希谥号;子中,为林希表字。墨妙亭为湖州知州孙觉于熙宁五年(1072)所 构〔14〕,林氏题名当晚于此年。林希于元祐二年(1087)八月至四年(1089)正月知湖州军州事〔15〕,而墨妙亭又立于郡圃中,其题名很可能为此际游宦留迹,施蛰存先生认为该题名当刻于元祐二、三年间。〔16〕“玉笋”题名“子”字首笔露锋,虽不同于《蜀素帖》尾的“子”字落笔方向,但两者整体用笔笔势一致,确为一人所书,同时,可见廿载光阴之易。

宋人题名,往往以书者为最末,其后署纪年,以示自谦。或以官衔大小列书。观此题名,虽无年款,可定题名顺序为左行,纵观林希在杭州诸题名,自身俱在最末,且此三人官衔高低也与题名排序吻合。综上所述,以存世林氏署名衡之,“子中、子固、温伯”题名当为林希手迹。元丰二年(1079)距题“蜀素”之熙宁元年十载有一,“子中”用笔习惯并无改易。林希青林洞题名3.陆游诗证

陆游《剑南诗稿》卷三十有《春日绝句》八首,其中第七首云:“介亭南畔排衙石,剥藓剜苔见旧题。读罢南丰数行字,满山烟雨共凄迷。”

此作钱仲联先生系于嘉泰三年春(1203)。“介亭南畔”云云,比陆游此作后半世纪的《淳祐临安志》所载方位关系更近一步。诗中“南丰”即曾巩。钱氏注云:“按曾巩《元丰类稿》中无介亭排衙石之诗文,此当是指题字。”〔17〕惜钱先生未见此刻。陆游重临曾巩旧游之地,此间已逾双甲子,需“剥藓剜苔”方见旧时题刻,诗中提到的“南丰数行字”,当是这一处题名。虽历代金石志失载,幸有陆诗为之发覆。

诗中“读罢南丰数行字,满山烟雨共凄迷”之句,意境苍凉,与同组他诗颇不相类。此种感叹,涵纳家世交游之忆与家国丧乱之感。两宋交替,国土沦亡,陆游一生主论恢复,目睹北宋名臣旧迹,自会感叹“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

从政见上看,林希、曾巩、邓润甫三人同属王安石新党,陆游的祖父陆佃是王安石弟子中最忠实者,也属新党中人。元丰五年(1082)更新官制,陆佃与曾巩同试中书舍人,次年曾巩去世。陆游《老学庵笔记》中数条提及曾巩元丰中还朝后事,当是因家世交游,从父辈口中闻知。又因曾巩在这三人中资历最长,名声最盛,倘陆游在排衙石上所睹确为此题名,勾动仰先之情,认为此处题名为曾巩所书,亦是情理之中。

观陆佃生平,与该题名中林、邓二人又别有共患难之关系。元丰二年(1079)二月诏修《神宗皇帝实录》,陆佃与邓润甫同为修撰官,林希与曾巩弟曾肇为检讨官。闰二月,熙丰新党被逐,司马光提举《实录》,范祖禹、黄庭坚为检讨官,陆佃为维护王安石声誉,数与争辩,因其俯仰数年未去,故旧党视为苟容偷合,而新党亦恨其风节无取。绍圣元年(1094)宋哲宗亲政后,新党再起,以《实录》谤诬先帝之名打压旧党。邓润甫是年已去世,参与修史的旧党诸人及新党中的陆佃、曾肇、林希皆遭贬谪。〔18〕祖父因修《神宗实录》获罪之事,陆游深为知晓,并以祖父之中正谦和为自家门风。《家世旧闻》卷上:“楚公(即陆佃)绍圣中,坐元祐中修史,夺职守泰州。方在史院时,与诸公不合者实多,至或劝公自辩。公笑不答。”〔19〕

又有诗云:“大父昔在朝,腾上唯恐早。淡然清班中,灰寒而木槁。议论主中和,人才进耆老。至今下马坟,不生刺人草。”〔20〕

陆游作《春日绝句》,正是南宋韩侂胄当权时。韩一代权臣而志在北伐,陆游应邀出山,赴临安修孝宗、光宗两朝实录,时人多谤毁。则当日四顾坪上,陆游目睹前贤题名,当念及北伐之大计欤?抑或往昔在朝修《神宗实录》之“大父”欤?

《两浙金石志》遍收排衙石诸题刻,唯独遗漏此刻与杜绾题名,恐是阮氏未亲访是地,笔者因步放翁韵一首:“御苑绝顶旧遗石,武肃云林密密题。阮郎未得子中字,一部金石尚凄迷。”■

责任编辑:刘光

林希龙泓洞题名

林希排衙石题名

子中题名注释:

〔1〕〔4〕《淳祐临安志》卷八凤凰山条,江苏古籍出版社影印宛委别藏本,1988年版,第151—152页。

〔2〕见《杭州凤凰山摩崖萃编》中《北宋·子中子固温伯题名》条,西泠印社出版社2014年版,第56页。

〔3〕杜绾《云林石谱》卷上,知不足斋本。

〔5〕参见《宋史》卷三百四十三林希传,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10913页。又见《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二百八十八元丰元年三月辛巳条,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7049—7050页。《曾巩集》卷八《厚卿子中使高丽》诗,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30页。

〔6〕邓润甫因论相州狱遭贬事,见《宋史》卷三百四十三邓润甫传,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10912页。任期见《乾道临安志》“元丰二年正月乙丑,以右谏议大夫知抚州邓润甫知杭州。四年四月乙酉,除龙图阁直学士,徙知成都府。”(李之亮《宋两浙路守郡年表》,巴蜀书社2001年版,第15页。)

〔7〕此段所述元丰元年(1078)至元丰二年(1079)曾巩游宦经历,参考李震《曾巩年谱》卷三,苏州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370至380页。

〔8〕《中国地方志集成福建府县志辑乾隆福州府志》卷五,上海书店出版社影印乾隆十九年刊本,2000年版,第79页下。

〔9〕《曾巩集》卷八《和赵宫保别杭州》,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34页。

〔10〕明成化左赞刻本《直讲李先生文集》末《直讲先生门人录》录“邓润甫”,但未录曾巩。《直讲先生门人录》后附张渊微跋:“尝读盱江旧志云,曾舍人巩,邓左丞温伯,皆先生之高弟,窃有疑焉。”以李觏主郡学时,曾巩已师事王安石,故存疑。虽然,亦可为曾巩、邓润甫交游关系之旁证材料。(整理本见《李觏集》,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511页。)

〔11〕此条蒙田振宇兄惠告,谨申谢忱。

〔12〕此帖即林希致刘君秘书尺牍。

〔13〕笔者于2016年8月于浙江博物馆“金石书画”展(第一期)中见此墨拓。据施蛰存先生日记,其于1964年(甲辰)6月21日前往上海图书馆阅读《吴兴金石记》《墨妙亭碑目考》,“始知玉笋题名犹未有著录”。6月24日于上海朵云轩购得伏庐陈氏旧藏玉笋题名墨本四卷,6月28日著录《玉笋题名》,“计宋人十二段、元人一段、明人二段、清人一段”。是年春仲作《<墨妙亭玉笋题名>序》,将购入拓本时间写作“壬寅”(1962),“春仲”亦早于日记所叙本末,俟考。此序文后收入施氏《北山谈艺录》。1975年8月录讫旧作《墨妙亭玉笋题名》为一卷,并请朱大可(莲垞)题诗《北山出示墨妙亭石笋题名赋诗纪之即题卷首》。沙孟海先生为浙博纪念集刊征稿致信施氏,施氏于1989年4月3日、5月7日、5月30日、6月22日、6月30日、8月8日、8月13日先后回函,逐步落实以《玉笋题名》应征、捐赠《玉笋》拓本四轴事宜。施氏所录《墨妙亭玉笋题名》,发表于浙江博物馆馆刊第一期第5—8页。此刊无出版机构、出版年信息。以“纪念浙江博物馆建馆六十周年专辑”之名衡之,当为1989年,或有延迟。施氏1990年4月20日致沙孟海函云:“浙江博物馆刊物已出版否?想必亦被搁置乎?”参见施蛰存《北山谈艺录》,文汇出版社1999年版,第186—187页;沈建中《施蛰存先生编年事录》,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版,第753、754、847、1278、1283、1284、1287、1292、1293、1324页。施氏致沙孟海函,见施蛰存《北山散文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712—1721页。此本稀见,为详其本末故稍费笔墨。

〔14〕墨妙亭构筑时间见苏轼《墨妙亭记》,孔凡礼点校《苏轼文集》卷十一,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354页。

〔15〕也正是在此期间,林希请米芾于蜀素卷中书诗八首,蔚成名迹。

〔16〕施蛰存《墨妙亭玉笋题名》,《浙江省博物馆馆刊》第1期,第8页。

〔17〕《剑南诗稿校注》卷五十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第3139页。钱仲联先生曾访此刻,惜未见。

〔18〕陆佃修《神宗实录》一事本末,详见于朱刚《陆佃行年考》未刊稿,曾发表于文学遗产网络版。蒙朱刚先生惠示,谨申谢忱。

〔19〕姚宽、陆游《西溪丛语·家世旧闻》,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184页。

〔20〕《和陈鲁山十诗以仲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为韵》,见《剑南诗稿校注》卷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第8页。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排衙石“子中、子固、温伯”题名小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