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绘画线条的表现形态

◇ 韩奉军   2017-06-19 23:23:40

在中国画点、线、面诸构成要素中,线条是运用最普遍的一种。线条在绘画中扮演着两种角色:其一是模拟对象的外观形象,表现对象的内在品质;其二是线条自身的品质和意蕴。第一种角色的好坏取决于线条的表现与对象的相似度,要求画家深入观察了解对象,同时对线条有良好的驾驭控制能力。第二种角色实际上与作者内心修养有关,线条自身的品质是画家赋予的,也是画家心理特质的真实反映,如画家的心态、气质、思想、文化修养等等,线条的审美能力与画家的综合素质就构成了某种一一对应的关系。

一、线条与绘画风格

线条与客观对象、艺术家的关联程度可以体现出绘画的某种风格。如果画面中线条主要是服从于物体的形象、体积、结构等,那么这样的线条趋于写实,是为写实对象服务的;如果画面中线条没有全力以赴地刻画形象,而是突出线条自身的刚柔强弱等审美方面的特性,那么这样的线条是趋于写意的或表现的。前者重视绘画的物理技术,后者需要画家的才情修养。当然,有一种理想是将二者结合起来,同时表现客观对象与作者的品质。这是一种要求至高的表达,迄今为止,有此能力的画家寥寥无几。

线条的特质经常可以引发观众的心理反应,如激烈与平静、雄强与秀丽、豪放与拘谨等。这些情绪或品质,与描绘对象、画家互为一体,或者说,画家的内心与技巧以及他所描绘的世界是统一的。这几个方面都贯穿着同样的审美属性、品质与精神。在拉斐尔的素描中,我们既可以说他笔下的形象是优美的,也可以说画家本人有一种优美的心理取向。齐白石的线条雄浑厚重、清秀优美,与其宠辱不惊、追求平淡天真的修养是一致的。

点线最能体现画家的风格特征。齐白石、黄宾虹、陆俨少等画家无不以其独具精神的线条彰显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山水画家李可染集点成线,线条沉实厚重,得益于书法的碑学笔法,成为影响广泛的“李家线”。西方绘画以颜色和块面、形体空间传达绘画艺术语言,但笔触的合理运用往往使画面独具强烈的形式个性,尤其东方绘画的平面性得到西方普遍关注重视之后。如凡·高、莫奈等印象派画家,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波洛克等人的绘画风格。

韩奉军 溪山兰若 34.5cm×138cm 纸本设色 2016年二、线条形态

中国画线条的形态多种多样,可以说一画一形。现在以山水画为例,可以从几个基本的方面去把控线条的表现形态。

1.起和收

起收指线条的开头与结尾,关系到起笔、收笔的笔法,并决定线条两端的形状,一般分为藏锋与露锋。在山水画中,线形受到所表达的对象与线条自身美感的约束,这些约束决定了一条线在起收的地方如何处理。比如,线条的开端如果是露锋的,就显得爽利一些,在画松针的时候,需要传达那种尖刺的感觉,这就需要锋芒外露。如果每条线逆锋起笔或收笔时有回锋的动作,这样的松针就比较凝重。

树枝的处理中,在细小的树枝处,也经常需要将细小的线条拉出去而回锋收笔,这样线条的末端是藏锋而略粗,或者有一个钩状的形象。在《早春图》中,这样的形象较多,从树枝的生长特点来看,那些小的树枝的末端往往呈膨大状态,因而通过线条的末端回锋可以呈现出来。从形象表达上看,一棵树所有的分枝末端或者树叶的端部都共同形成了一棵树的外轮廓。如果每一处在最边界的线条末端比较凝重醒目,那么这棵树的形象就比较明确。线条的回锋也可以很好地传达一些被折断了的树枝的形象。因此一条线在起收处的形象处理既和描绘对象的形象相关联,又在视觉审美方面体现出一种品质。

2.长和短

之所以考虑线条的长度,在于作者需有意识地追求线条的长短变化,并且通过长短变化恰当地表现对象。在山水画中,一块石头的形象特征大部分转化为长短不一的线条组合,一棵树也是这样。线条如果在长度上不能区别,就会过于雷同或整齐。从山水自然的特点来说,每一个局部的体积或转折程度都不尽相同,树枝长度不同,因此线条的长短就会非常丰富。创作的难度在于勾皴山石的一个面的时候,或者画一片树枝的时候,会习惯性地画出许多长度相等的线条。在熟练的状况下,第一笔线条落下的时候,第二笔会自觉地比第一笔更长或更短以求变化。

有些线条在画面中会很长,那么手臂需要跟着移动又能保持线条形象的稳定与完整连贯,那就需要熟练,能控制好一条较长的线条也是画家能力的一个标志。人们在谈论永乐宫的壁画时,经常折服于那些修长的线条,阎立本、李公麟等人的画作中,对于长线条的控制同样体现出技艺的高度。线条当然不能仅仅因为越长越好,而是在一定的长度下又能气韵生动。

山水画中的线条根据所表现的山水面貌与画家个性而定,有的画家喜欢用细长的线条来组织画面,所有这些线条会形成特有的节奏。修长的线条能营造舒展、秀气、空灵气息。董源《潇湘图》、巨然《秋山问道图》中,披麻皴的线条都比较长。唐寅的山水画也喜欢用一种长的线条,但是多带有方折,水分充足。荆浩、范宽、李成等人的画,经常出现许多短促的线条。

3.粗与细

从形象来看,顺着行笔的方向粗细变化幅度可大可小,有不变的,如铁线描,有渐变的,如兰叶描,也有突变的,如乱柴描之类,也有一些粗细反复的,有的呈点状连续,所谓积点成线,也有一些呈锯齿状。如果线条较宽,或者宽度接近长度,也可以称为面。从几何学的角度看,线被视作点的轨迹,面被视为线的轨迹。几何概念的线是没有宽度的,但现实当中凡是“线”的形象都有宽度,严格地讲是一些狭长的面。

粗细也如同长短一样是一种非常直观的特征,宽度与长度一并决定了一条线的大小与形状。因为线条是处在二维平面上的形象,纵向与横向两个方向上的变化就可以确定其形状。在山水画中,一条线自身或者不同的线条之间都会涉及到粗细的变化,线条的粗细变化往往需要通过对于毛笔的提按来实现,或者通过侧锋横扫出面的效果。

特别粗的线条,或者特别宽的笔画会显得非常洒脱,用铺展开来的笔锋或者侧锋自由地扫出宽大的块面,就显得酣畅淋漓、纵横自由。在宽度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需要考虑这种线条的两侧与中央的形象与墨色变化。比如两侧边缘是否光滑、两侧的墨色浓淡是否相同、两侧与中央墨色有无区别、一条线的不同部分之间墨色有无变化。如果是细的线条,比如高古游丝描之类,则一条线内部墨色变化就比较少了。有宽度的线条或者宽度增加的线条,相当于增加了形的难度,需要考究这个宽度所形成的一个面积中墨色的状况以及这个面的边缘。

宽的笔触确实需要当作面来对待,用宽大的笔触表现一片云水或远山的时候,这种面的笔触需要在形象上契合山或云水的形象,同时用笔的走向也需要与山石的走向相结合。从粗一点的线条到小的斧劈皴、大的斧劈皴、大笔的块面(如一片荷叶一簇远山),这是宽度上发展的一个形象序列。随着宽度的增加,宽度中的形象与墨色变化状况也就凸显出来了。 韩奉军 晨雾 138cm×34cm 纸本墨笔 2012年4.方与圆

方的线条就是有棱角感,指一条线在改变方向时有一个角度或方折的变化。圆的线条一方面是线条在方向变化的地方呈弧形或圆形,另一方面指一条线给人浑圆的感觉,而不是扁平的。弧形的线或者说圆的地方,一般需要手臂的动作跟上,力量处处送到。

有些线条是由几段圆笔或方笔组成的,连续的圆笔,有从外凸出的,像云团状,如《早春图》的山石轮廓,也有向内凹进的,像齿轮状,如《临流独坐图》中山石的轮廓。齿状的轮廓线过多,会有所失真,不够敦厚。毕竟锋芒外露、圭角太多,有伤韵味。

5.曲与直

在绘画中,往往不是面对一条单纯的直线或曲线,而是同一条线的曲直变化。画一条单纯的直线或曲线也不容易,在表现复杂的楼阁或者规矩的器物中,有些直线需要借助于直尺。如果直线不是太长,也可以徒手画出,这需要在行笔过程中提按程度适中、力量匀称、速度匀称,而且手臂跟着移动。有的时候一条直线需要由几笔来完成,也就是分几段来完成,那么后一笔与上一笔需要连接得不露痕迹,这需要与上一笔保持粗细、墨色一致。还有一些线条虽然不完全是直线,但有直的感觉,或者不是明显的曲线,但有曲的感觉,这叫“寓直于曲”或“寓曲于直”。在倪瓒的树中,树的轮廓似乎较直,但依然有弯曲的感觉。实际上,这种曲直感一方面是线条自身的形象倾向,比如一条线虽然不是直线但是那种气势、指向是义无反顾的,那就有一种直的感觉。再者,当线条与对象结合起来,从对象特征去观看线条的时候,也会将对象的特征赋予线条。人们看表现房顶的曲线的时候依然会觉得房顶有一种平直的特点。在山水画中,许多直的感觉来自一些实际上并非直线的线条,如果真画得直线一般,反而丧失了姿态。这就是说直一定是一种有姿态的直,不是那种单调、枯燥乏味的直;曲一定是一种有精神的曲,而不是柔软与萎靡不振的曲。

以上列举的几点是决定线条形态的几个基本维度。在具体实践中,难点在于用笔的瞬间对这些形态变化的控制,比如说一条线曲直变化到一个什么程度才是恰到好处的,这就需要大量的训练来形成一种习惯,在熟练的基础上做到一种准确性。另外,形态只是线条可视的一个方面,在笔墨当中还要注意墨色变化以及线条、墨色传递出来的一种具有精神意味的品性。

(作者单位:四川美术学院)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论绘画线条的表现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