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人物画的线条语言及其表现力

◇ 孙棋   2017-06-19 23:23:39

“线条”在中国画里是一种极为重要的艺术语言。中国画崇尚“以线造型”,从远古时期开始,线条就是人类进行空间想象的重要手段。线条通过笔墨的干、湿、粗、细等方式给予物象以内涵,并深化了画家的情感。线条语言贯穿于中国绘画史,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从原始的朴拙线条,发展到元代的书写性和“似是非是”的线条,写意人物画中线条的运用体现了厚重而苍茫的历史,蕴含着深刻的人文精神。可以说,在写意人物画中,线条语言是绘画中艺术表现语言的主导。

《周易》云:“一阴一阳之谓道。”在绘画中的阴阳说体现为线条的干湿、疏密、画面布局的“计白当黑”。线条的疏密浓淡形成了动与静、刚与柔的辩证统一,也是传统哲学中阴阳关系最普遍的表现,也形成了绘画中形式的美。一幅画若只有阴柔的线条,则就会让所表达的意象失去力量的美,而若只有阳刚的线条则会让线条缺乏形式的美感。因此,只有刚柔结合,才能让画面更丰富,更具有表现力。

[明]张路 骑驴图卷 29.8cm×52cm 纸本设色 故宫博物院藏1.线条与画面骨架

中国画对画面骨架的构造尤其注重,对于骨架结构常运用线条或者线性墨块进行组合。线条构造骨架要充分利用和最大限度地发挥“以线造型”的能力,把握描绘物象形象的特征。在画面结构内部,运用不同长短、虚实和宽窄的线条来表现。从线条本身来看,不同线条的用途有着明显差别:实线、长线及单线主要用来勾勒框架,用于主干线和外部轮廓的展现;虚线和短线则主要填充内容,用于分支线和内部轮廓的描绘。两种线条在画面中可以看作是从属关系,通过疏密聚散、穿插隐现等结构方式,发挥各自的优势。画面骨架由线条经过组合形成墨块建造而来,是通过线型语言构建的画面轮廓,这就要求线条在画面中以笔墨团块的形式存在。

此外,为了使欣赏者获得立体厚重的视觉感受,画面中出现光影的效果,从本质上而言也是线条的灵活运用。不同的线条在排列组合后,形成新的单元基本形,这些基本形在二次组合后构成墨块,由墨块间的明暗对比产生视觉引导,使之成为骨架结构之外的光影或其他效果。在完整的画面中,两种表现形式通常同时存在,或是独立出现,或是相伴而生,不同的组合方式提高了画面本身的艺术性和观赏性,使画面成为可供观赏,同时也能激发想象的艺术品。

2.线条对人物形体的刻画

对于人物形体的勾勒还需仰仗线型语言,在人物写生中,线型元素的作用就极其重要。首先要运用线条来塑造人物的外部轮廓,以此来完成人物造型骨架搭建的第一步。外部轮廓是所形体描绘的基础,它既是连接的桥梁,又是区分的标志。所谓连接的桥梁是其勾画了整个形体结构,区分的标志指的是外部轮廓是区分形体的各个部位和块面内部结构的重要元素。轮廓线在画面中有着重要的作用,这就要求笔墨必须空灵善变,在不同场景下,通过线条骨力的凸显或隐匿区分各个区位。同质同体轮廓线的构造可以借鉴西洋绘画中的光影表现法,将线条通过分段的形式实现各个部位和内容的区分。例如,在毛皮帽子的外轮廓构建中,为了强调帽子在光线下的光影效果,将帽子分为三部分表现:其一是顶部,顶部属于受光部位,应用细线或稍粗的线条表现光线效果;其二是底部,底部属于背光部位,应用稍粗或稍细的线条表现;其三是侧面,侧面能够反射光线,应用不连续的短线表现质感。三个部分对线条的使用将光线效果和光影效果直观地表现出来。在人物形体的构建中,头部所包含的元素较多,要注意根据不同情况表现五官或毛发。

水墨人物画更加关注运用线性墨块来表现人物形象。线性墨块也称笔墨团块,是通过笔墨表现出线的流向、形态、明暗等特点,从而反应人体各局部部位间的轻重、粗细、明暗等内在关系。借助线性墨块表现变化强调的是墨块间的排列组合关系,经由墨块的虚实、明暗甚至留白等不同方式,使得人物形体自然具有生命力,从而完成人物形体的构建。

此外,主干线与支干线的搭配以及团块与团块间的组合也是展现画面立体、明暗、形状及肌理等特性的重要方式。通过搭配与组合,并与画面的整体布局相结合,使得画面更富于艺术表现力。当力透纸背的墨线与墨色内外合一,艺术家们所要刻画的形体就会由内而外,在厚重的笔墨之中透出一种秀气、灵气和骨气。

3.写意人物画线条的书写性

中国画具有的重要特征是“以书入画,以线造型”。因此它强调书法精神,强调与书法用笔的关系。“书画同源”就是强调书法精神的重要性。书写性也是中国民族精神中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

笔墨造型是中国人物画的突出特点,也是中国人物画线条语言的主要表现形式,它体现了造型与用笔合一的美学原则。中国书画均以“线”为基本造型手段,而线条艺术中“骨力”来源于书法,这种笔法使得中国画线条有了鲜明的节奏感、韵律感和广阔的表现空间。历史早期绘画中线条的粗细变化较小,如楚墓帛画与篆书的形式是统一的。隶书的出现使得画中也讲究顿挫和转折。顾恺之的线条被称作“高古游丝”描,这与魏晋时出现的草书密不可分。吴道子的兰叶描体现了盛唐书法的突破,画中的线条也有了粗细变化。到写意人物画的产生及繁荣,“元四家”“明四家”等直至晚晴时期的吴昌硕、任伯年等更是将书写性发挥到了极致。尤其是任颐的写意人物画更是达到了“形随线生”“线”“形”两忘的统一和融合境界。

[唐]伏羲女娲图轴 220cm×80.9cm 绢本设色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4.写意人物画线条的意向性

中国传统人物画中,象征和写意是其基本特征,用主观想象代替真实视觉是其区别于西方绘画写实性的主要因素,它也体现了中国画的诗情画意。中国特有的笔墨等绘画基本工具材料,也为线条造型的抒情达意提供了空间。“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中国画的表现手法。它并非照搬自然世界的客观,而是加入了创作者的主观想象,即在客观事物进行还原的基础上寄予了作者的思想和情感,使得线型语言具有精神性和意向性。

写意人物画开拓者梁楷的《李白行吟图》是线条语言意象化的范本,也是水墨人物画的经典之作。画家通过对线条流畅的书写及墨色晕染的巧妙运用,使这位“新诗成后自长吟”的诗人在笔墨的搭配和扬洒中生动形象地呈现。尤其是对“李白行吟”这一动态的描绘,作者采用了墨色的变化及笔法技艺。在诗人的鞋子处,作者的用墨通过浓淡的变化展现了诗人前行的动态,加上用笔方向的变化及对服装中长袍的垂拂曳引形象运用线条的勾勒,使得画面静中有动,栩栩如生地展现了人物的神态,传神地体现了诗人的气韵。在另一幅传世之作《泼墨仙人图》中,线型语言展现了作者自由奔放、超凡脱俗的境界。宽松的粗麻僧衣运用秃笔并无造作涂画出涩硬的线条,而五官和手臂的线条则用圆润饱满的湿笔平缓勾勒,而劈刀的线条刚劲细长,竹竿则用没骨线条淡墨扫出。身体部位不同,线型语言的速度和力度感也不径相同。梁楷对于线条语言精准的运用不仅是对客观意象的再现,更是画家对于禅宗思想的顿悟。不同时期绘画艺术有着其鲜明的个体特征,线条语言在笔墨的演变过程中传达了作者思想及画作中的丰富内涵,同时也体现了中国文人对社会的思考。■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写意人物画的线条语言及其表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