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人七君子墨竹图卷故事

◇ 钱莺歌   2017-06-19 23:23:14

[清]吴昌硕 题七君子墨竹图卷元代画史上涌现出许多画竹名家,乃是名家辈出的时代,出现了像赵孟頫、李衎、吴镇、倪瓒、柯九思、顾安等墨竹大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些名家的作品能流传至今的,都堪称稀世珍品。苏州博物馆藏元《七君子图》就是元代墨竹名家的集锦卷,堪称一部元代墨竹简史,可谓元代墨竹之无上神品〔1〕

《七君子图》,高36厘米,长10米有余。卷中将元代画家赵天裕、柯九思、赵原、顾安、张绅、吴镇六人所画墨竹裱在同一长卷中,其中柯九思墨竹两幅,故称为“七君子图”。打开画卷,可见引首前方隔水处粘有两枚题签:一为清嘉道间海宁著名藏书家蒋光煦(1813—1860)所题:“六君子图 ,宜年堂世藏神物。”宜年堂是蒋光煦藏书楼之一,收藏甚丰。二为清末苏州大收藏家吴大澂(1835—1902),所题:“元人六君子图真迹神品,苏邻主人藏,大澂题。”苏邻主人指的是李鸿裔(1831—1885),同治年间网师园的主人,因网师园与宋代苏舜钦所建名园沧浪亭相邻,两人又同为四川中江人,故李鸿裔就将网师园更名为“苏邻小筑”,内设有“万卷堂”,藏书万卷,亦收藏大量书画名作。其次引首三段,依次是康熙时收藏家乔崇修隶书题“六逸图”、 嘉庆时金石学家张廷济(1768—1848)为蒋光煦隶书题 “六君子图”,以及近代画家吴昌硕为顾麟士篆书题“七友图”。

随着画卷的缓缓展开,首先第一幅是赵天裕的墨竹图,图中绘水渚坡岸边,丛竹参差错落,枝叶疏密有致、浓淡相宜,呈现出一幅笼罩在烟雨蒙蒙之下的江南景致。左上角题五律一首:“渭川川上竹,收拾一图看。密叶藏深碧,虚心隐碎竿。远笼烟气淡,低拂雨情干。舒卷无穷已,相忘度岁寒。赵天裕。”这是一幅诗画结合、相得益彰的作品,唯可惜作者赵天裕在绘画史未见记载,生平无从考证,生卒年亦不详。这件作品笔墨技法上颇有宋人法度,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南宋赵葵的《墨竹》中的墨竹画法相近,构图又和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元管道升《烟雨丛竹图》十分相似,从而可以推断赵天裕大概是宋末元初时一位画家,这件是他目前仅见的唯一作品,属于墨竹题材中有山水背景的精品之作。

第二幅和第三幅均是柯九思所画墨竹。柯九思(1290—1343),字敬仲,号丹丘生,浙江天台人。工山水、花卉、竹石,尤精墨竹。墨竹师文同,写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或用鲁公撇笔法,为湖州竹派的继承者。前后两幅墨竹造型颇为相似,画法亦皆以浓墨为面、淡墨为背,将竹叶的浓淡变化和前后关系真实地表现出来。不同的是前一幅自称仿文同笔意,右上先题曰:“右石室先生文公所画枯木,笔意简古,破墨清润,天趣飞动,真逸品也!又有元章至能鉴赏于上,可为宝玩。但欠墨竹一枝,故为补于其后,后学柯九思题。”左后又题:“九思旧于京师见先生墨竹,并题如此,今不敢用己意继先生之后,故全用古法也。”并在墨竹后仿文同落款书“与可”二字。据此可知,此幅是柯九思为文同枯木所补的墨竹,唯文同之作已被割移。又因文同是墨竹的宗师,后世写竹者对他都非常敬仰和崇拜。故柯九思亦称不用己意,全用文同画法。这就是此幅看上去显得格外古拙的原因了。后一幅柯九思为古山作,左题“敬仲为古山作”, 出枝挺拔圆浑,竹节分明,枝叶疏朗,将书法用笔融入到写竹中,表现了自己独特的风格特征,与前一幅墨竹相比,用笔更为挥洒自如、飘逸自然,是柯九思具有典型面貌的墨竹作品〔2〕

第四幅是赵原的墨竹。赵原(约13 25—1375),又名赵元,元末明初画家。入明后避朱元璋讳改为原,字善长,又字丹林。原籍山东莒县人,随其父赵云迁居苏州。山水初学董源,后受高克恭、王蒙影响,兼善画竹,画法多变,有龙角、凤尾、金错刀之称。此图向右横向构图画出似龙角的竹笋一根,于纤细的竹梢上用浓墨撇出几片竹叶,似寓荣枯之意。落款为“龙角,赵原”。从署名“赵原”来看,此画应是他入明以后所作。令人扼腕的是,明太祖朱元璋建明之初,赵原等一批由元入明的画家奉诏成为宫廷画家,但最后因所画不称旨,而惨遭杀戮。明王鏊等撰《姑苏志》:“明初召天下画士至京师,图历代功臣,原以应对不称旨,坐死。”系洪武八年(1375)左右,赵原被朱元璋杀死在南京,下场十分悲惨〔3〕。第五幅是顾安的墨竹。顾安(1289—1373后),字定之,号迂讷居士,淮东人,家昆山,以善画墨竹名世,喜作风竹新篁,运笔遒劲挺秀。此图以“S”形构图向左横向贯穿全图,一枝形态扭曲的纡竹弯曲而上,竹干淡墨飞白,竹叶刚健如箭。落款:“至正乙巳孟夏一日,定之作于支山小隐。”考画纡竹亦源自文同,文人之喜欢画纡竹,乃常借弯曲之竹的宁屈不折来抒发自己顽强的心声。

第六幅墨竹画家张绅,生卒年不详,字士行,一字仲绅,自称云门山樵,号云门遗老,山东济南人。洪武时,官至浙西布政使。工书法,善写大、小篆,又能画墨竹。精于赏鉴,法书、名画多所品题,著有《法书通释》。此为对角线构图的推蓬竹,向下撇出的老叶和树梢上向上冒出的嫩叶形成鲜明对比,落款:“门山道人齐郡张绅为无相敬山主写推蓬竹枝于普贤寺,乙丑正月二十有七日。”按:乙丑当为洪武十八年(1385)。目前可见张绅的绘画作品除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他和顾安、倪瓒、杨维桢四人合作的《枯木竹石轴》中画古树外,其余传世所见都是为他人书画上或题诗或留题,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幽篁秀石图》中的楷书题画诗、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张中《写生花鸟轴》中的题跋。此《七君子图》的墨竹是张绅仅见的传世绘画孤品〔4〕[元]七君子图卷(赵天裕部分) 36.5cm×1000cm 纸本墨笔 苏州博物馆藏

[元]七君子图卷(柯九思部分之一) 36.5cm×1000cm 纸本墨笔 苏州博物馆藏

[元]七君子图卷(柯九思部分之二) 36.5cm×1000cm 纸本墨笔 苏州博物馆藏

[元]七君子图卷(赵原部分) 36.5cm×1000cm 纸本墨笔 苏州博物馆藏

[元]七君子图卷(顾安部分) 36.5cm×1000cm 纸本墨笔 苏州博物馆藏

[元]七君子图卷(张绅部分) 36.5cm×1000cm 纸本墨笔 苏州博物馆藏

[元]七君子图卷(吴镇部分) 36.5cm×1000cm 纸本墨笔 苏州博物馆藏最后一件是吴镇墨竹,吴镇(1280—1354)为“元四家“之一,字仲圭,号梅花道人,自署梅道人,浙江嘉兴人。精写竹,远宗文同,近师李衎,晚年则专写墨竹,为文同后又一大家。该图写新竹两枝,竹干细劲而挺拔,竹叶细长而上仰,若迎风之状,以草书入画,画风苍劲简率,盖其晚年所作。落款草书自题:“梅道人戏墨。”在吴镇的其他作品题跋中也常用“戏墨“二字,意为一时之兴的随意之作。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墨竹谱册》,是吴镇墨竹画的代表作,墨竹用笔与构图与此幅似有相似之处。此图曾被经多人收藏,钤有多处收藏和鉴赏印,特别是在右下方写有千字文编号“两”字,说明此图曾是项元汴旧藏。

以上六人七幅墨竹即组成了元《七君子图》,其中柯九思、赵原、顾安、吴镇都是元代画墨竹的名家,名重一时。赵天裕、张绅的作品又是仅存的传世孤本,极为难得。这件汇集了多位元代画家的墨竹真迹,何时被集成一卷,虽难定论,但自明末清初以来即是流传有序的名作,现考证如下:

最早可查的著录是清雍正癸丑(1733)缪曰藻《寓意录》,书中著录原有七件,是最完整面貌,其中柯九思、顾定之各为两幅,赵天裕、张绅、赵原各为一幅,称为“竹林七友”〔5〕。而在道光庚子年(1840)徐渭仁辑校《寓意录》〔6〕中首尾又多了两处小注:“竹林七友,徐守和所藏,以四字名其卷云。”徐守和,明末收藏家,据此可知这是“竹林七友”目前可知最早的藏家;又“右竹卷张见阳所藏,今归吾友乔介夫矣,介夫性嗜古收藏颇富,以此卷为其珍赏甲科”。张见阳,字纯修,书画诗文俱佳,富收藏,精鉴赏,是清初“竹林七友”的收藏者,在卷中每幅墨竹上都钤有“见阳子珍藏记”“见阳图书”和“子安珍藏记”收藏印等。乔介夫即乔崇修,引首有其乾隆癸亥(1743)题“六逸图”并跋:“诸公笔墨可称逸品,而竹实卉木中逸品也,因取《竹溪六逸》之义以名斯图。”此时“竹林七友”已缺失一幅,故题为“六逸图”。那么此卷被改装的最迟时间应该是在乾隆癸亥(1743)年,同时被截去的应该还有卷名“竹林七友”。道光年间藏书家蒋光煦(号生沐)得此卷,不仅请吴大澂写题签还请解元张廷济道光二十五年(1845)为其写引首,在每幅墨竹上钤上“蒋光煦审定”朱文收藏印,还将其录入《别下斋书画录》。该书第六卷中将《六君子图》的尺寸、落款、题跋和钤印进行了详细的记录。其中记载:“《六君子图》,合装作卷,故长短不齐,内缺一家则文与可也。”〔7〕对照《寓意录》与《别下斋书画录》中内容,可知从乔崇修时缺少的一幅应该是卷末顾定之作于“至大二年四月”的墨竹。而墨竹卷中本无文同墨竹又何来缺失,此处应是著录偶误。此外,在清中期陈仲遵《西昀寓目》卷三记录中,顾安画于至大二年(1309)四月的一幅墨竹已逸,故称为《六友图》〔8〕。此处也已证实。[清]蒋生沐 题墨竹卷跋尾 海宁市博物馆藏颇有意思的是,另外《别下斋书画录》中还著录有一段八人题跋:“以下另接裱题咏诸家”云云。这诸家题咏是指卷后盛麟等元代八位文人的题跋,根据其中倪瓒的一段长跋可知,是为俞倬的私园水竹居而作,虽同属一个时代,但与前半卷内容并无关系,并非原配。后来的收藏者也将这不相配的元人题跋连同卷名“竹林七友”同时截去,如今这段题跋接在另一幅绘画后,名为《元倪瓒等行书题跋水竹居图卷》,收藏于上海博物馆〔9〕。而在八家元人题跋后,原还有蒋生沐的一段跋文:“右墨竹卷,向为徐氏守和所藏,题为《竹林七友》,转入张见阳家。本七幅,不知何时失去卷末顾定之一幅。鬻古者遂併去题首四字,以掩残缺之迹,而取不全《水竹居卷》八人题咏羼入为跋,多易售地。及归宝应乔氏,则仍其原装,易名《六逸图》。案缪南有《寓意录》编于雍正癸丑,是卷当无恙也。而卬须老人题在乾隆癸亥,相去仅十年,顿尔改观,名迹零落,致足惋叹。张绅一幅,旧在赵原前,今移置第六,当亦改装时所为。余于前年冬得之,重加装治,以图名未协,更为《六君子图》,请张叔未丈正书其首。而存乔题于后,水竹居跋不忍去,仍附缀焉。而于顾定之所作一帧,不能无望于龙剑之合也。(定之脱至正二年四字)道光二十二年壬寅八月十二日古盐官籁庵居士蒋光煦识。”蒋生沐在跋文中讲述了《六君子图》的传承情况,还交代了此卷收藏的时间为“前年冬得之”,根据题跋落款时间推断,具体时间应该是道光二十年(1840)。 这段题跋之前未曾发现,更没有人著录过。应是在元人题跋被裁时成为一纸散页流落别处,最后被著名大收藏家钱镜塘所收藏。钱镜塘,浙江海宁人,以书画收藏蜚声江南,在他收藏的作品上都会钤上他的收藏印鉴。这件题跋卷中,卷前有钱镜塘“海宁蒋生沐文翰真迹 数青草堂乡贤文物”题签,卷后有钱镜塘题写《海宁州志稿.艺文志》中蒋生沐的生平介绍。卷上还钤有“钱镜塘印”“数青草堂”“海昌钱镜塘五十以后所得乡贤遗迹记”等收藏印,按钱镜塘的生卒年(1907—1983)计算,此件收藏于“五十以后”,那就应该是在1960年左右。70年代末钱氏将这段名为《道光壬寅蒋生沐题墨竹卷跋尾》捐献给海宁市博物馆,这个最新发现为蒋生沐收藏《六君子图》增加了一份重要史料。

咸丰末年至同治三年(1864)间,爆发了太平天国运动,江南各家收藏书画、古籍等大半散落,直到同治年末,《六君子图》又出现在李鸿裔的《苏邻日记》〔10〕中,书中记载在同治十三年(1874)三月初三,李鸿裔托友人以二百五十元购得《六君子图》,日记中这样写道:“重看一遍,幅幅精妙,盖元人墨迹中之神品也。”至光绪初年《六君子图》最后转入友人顾文彬的手中,在光绪八年(1882)顾文彬撰《过云楼书画记》〔11〕中著录此卷为《元贤竹林七友卷》:“此即缪文子《寓意录》所载《竹林七友》也。凡画竹五家:……然视张见阳旧藏,已非完璧。适新得梅道人橫幅,尺寸悉合,取以配入,仍名《竹林七友》云。”顾文彬将吴镇墨竹配入,使《六君子图》终于又恢复了“竹林七友”的原貌。之后《七君子图》一直被顾氏后人所珍藏,其孙顾麟士还曾请吴昌硕鉴题之。2008年过云楼的后人以有偿捐赠的方式捐赠给苏州博物馆而永久收藏。

(作者单位:苏州博物馆)

责任编辑:欧阳逸川

注释:

〔1〕范景中《历代墨竹图精选集》序,《历代墨竹图精选集》,文物出版社2011年9月版,第5—10页。

〔2〕薛永年《元代墨竹与<七君子图>》,《苏州文博》总第2辑,文物出版社2011年版,第176页。

〔3〕万君超《被朱元璋杀害的画家们》,《中国文化报》2012年1月6日,第7版。

〔4〕陶喻之《<六逸图>底说张绅》,《苏州文博》总第2辑,文物出版社2011年版,第213页。

〔5〕(清)缪曰藻《寓意录》卷二,卢辅圣主编《中国书画全书》第8册,上海书画出版社1993年版,第901页。

〔6〕清道光二十年徐渭仁校缪曰藻《寓意录》四卷。按:其中“乔介夫”误作“高介夫”,径改。

〔7〕(清)蒋光煦《续修四库全书》之《别下斋书画录七卷补阙一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630页。

〔8〕范景中《历代墨竹图精选集》序,《历代墨竹图精选集》,文物出版社2011年9月版,第6页。

〔9〕按:此卷现裱于张大千仿作竹石图后,2015年吴湖帆纪念展展出,感谢凌利中先生惠告。

〔10〕(清)李鸿裔《苏邻日记》稿本,上海图书馆藏。

〔11〕(清)顾文彬《江苏地方文献丛书》之《过云楼书画记》卷六,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年8月版,第79页。

上一篇回2017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元人七君子墨竹图卷故事